木偶文学社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上兵伐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人就是如此。  ww?w?.?r?anwena`

    当刘文善开始尝试着接触新兴的商业之后。

    他开始不断的深入研究,总结出许多的规律。

    哪怕是那在所有人觉得匪夷所思的郁金香泡沫,其实在大明,也有类似的案例出现。

    只不过,这种案例影响并不大,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察觉到,哪怕是察觉到了,也不会去想案例的成因,推导出各种可能。

    现在,对于经济学的妙用,刘文善已经是得心应手。

    他本身就奉命,负责起草了许多关于商业方面的章程。

    而起草章程的本质就是预防未来可能发生的风险,想要预防,就要提早预知风险,要提早预知,便需要沙盘推演出各种经济活动中的各种可能。

    数年他每日琢磨的就是这个。

    手里头有十个八个毒计,也就可以理解了。

    得了恩师的夸奖,刘文善心里高兴,却也很谦虚,忙道:“学生所学,尽为恩师倾囊相授,学生惭愧,学而不精,已是汗颜,恩师还如此夸奖,学生……”

    方继藩最讨厌的就是这些门生们这般的性子,个个在自己面前总是战战兢兢的样子。

    还是王守仁好啊,呃,我方继藩挺犯贱的,谁给我摆臭脸,我心里便惦念着谁。

    方继藩则是脸带微笑道:“要破坏其货币体系,方法已有了吗?”

    刘文善道:“已经有一些腹稿了,不过……还未完善。”

    “你想采取什么方法?”

    刘文善皱着眉头想了想,表情显得迟疑:“这个……”

    “罢了。”方继藩挥挥手,道:“为师也懒得问,你好好干,陛下可是有言在先,说是你们办不成,就宰了你们。”

    刘瑾在一旁打了个哆嗦。

    方继藩叹了口气:“陛下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啊,一点面子都不给为师,总而言之,你们要努力,如若不然,为师只好据理力争,在陛下面前,拼了性命,也要让陛下给你们留个全尸了。”

    刘文善:“……”

    方继藩当然不能告诉他们,一旦成功,那么自己可能成为第一个裂土封王的皇亲国戚。

    陛下裂土,显然所谋虑的,乃是千百年之后的事。

    分封和总督制的分别,也在于此。总督只是单纯的委任人去管理,哪怕给再多的权力,他们也是不影响本地生态的,可分封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是迁徙整个家族的人前去繁衍,甚至……还包括了大量的人口,这些人口抵达之后,势必不断的繁衍生息,最终,凭借着其了不起的生育能力,生出无数的子孙,在当地成为主流。

    这就好像,当今天下,姓刘、姓李、姓赵者众多,无非是因为这三大姓坐过天下而已,哪怕是姓朱的皇族,也不过才百多年的功夫,就已经人口过百万了。

    王族的生育能力是极可怕的,这一点,方继藩毫不怀疑。

    分封制的本质,还是家天下,以一家一姓进行人口的扩张,最终占据主流。

    打发走了刘文善和刘瑾,方继藩的心思便放在了宝钞上头。

    宝钞的印制,乃是关键中的关键,若是不能做到防伪,那么一切都是空谈。

    研究所里。

    朱厚照正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见方继藩来了,便忍不住抱怨:“老方,父皇他不是东西啊,不就是有几个臭钱,一丁点都不懂得勤俭持家……”

    方继藩不必问,便晓得朱厚照的几个雕版全部被否决了。

    从前银票还可以由着朱厚照胡闹,可涉及到了宝钞,就由不得朱厚照了。

    方继藩觉得不用费脑里就知道朱厚照干了什么,笑了笑道:“殿下是不是总是印自己上去?”

    “我自己的宝钞,怎么就不能印自己的!”朱厚照很理直气壮。

    嗯,很有道理啊。

    方继藩却是同情的看他一眼:“殿下必须要赶紧了,新颁的宝钞要立即发布,不能再耽误了。”

    朱厚照随即便带着方继藩参观了他的研究所。

    这宝钞的印制,确实花费了极大的功夫,一方面用纸需要特制,这纸张需要有一定的防水效果,说穿了,就是要防潮,免得用不了多久,这纸张上的油墨就得糊了。

    好在大明的纸张,本就冠绝天下,朱厚照命人用宣纸作为基础,在此之上进行了一些改良,这样的纸可以做到质地绵韧、光洁如玉、不蛀不腐,油墨不散。

    至于用墨,也是有讲究的。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雕版。

    这才是独门秘籍。

    之所以朱厚照痛斥自己的父皇糟蹋银子,便是因为此前的雕版几乎都作废了,这雕版制起来难度极高,选材自不必说,还需先进行设计,设计之后,再让匠人们进行雕刻,还必须得使用上显微镜,一个巴掌大的宝钞,上头的线条就超过了数千上万条,在当下的技术条件之下,想要进行完全的仿制,几乎不可能,若是在西洋,那就更不必说了,哪怕是举国之力,也绝对制不出同样的雕版来。

    这不但需要最优秀的匠人,还需借助许多当下世上最高端的仪器,更不必说里头还暗藏着防伪了。

    方继藩看了此前的几个雕版,太子殿下果然没有让他失望,里头全他娘的是太子自己。

    方继藩不禁龇牙道:“殿下,你这不厚道啊,为何我只出现一次,且还是和你同时出现,其他的全是你。”

    朱厚照脸一红,眼眸闪过尴尬,口里道:“本宫近来灵感比较多嘛,灵光频现,不用上去,可惜了。”

    方继藩便默默的看着朱厚照,脸上表情是大大的质疑。

    朱厚照似也觉得不好意思,笑了笑,掩盖下自己的不自然,拍拍方继藩的肩道:“现在的新版,就肯定有你了,父皇说了,当下印制的,只有十两、五两、一两,还有五分、一分,俱都是以银为为基。除此之外,还有金钞……这十两,非要用太祖高皇帝不可,五两则为文皇帝,一两才是复航,本宫只好是五分了,至于一分,就给你了,咱们是兄弟嘛,父皇也说了,这西山钱庄,你是创始,没有你在上头,也不合适……”

    安慰了方继藩一通,方继藩想了想,罢了,自己是宽宏大量的人,也懒得理会这个。

    一个月之后,第一批的宝钞终于印制了出来,而后送入宫中。

    方继藩和朱厚照同时入宫,弘治皇帝将每一种宝钞看了看,脸色稍稍缓和,他怕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好在这一次,太子还算是老实,倒不敢造次,乖乖按着自己的想法行事。

    弘治皇帝便微笑道:“如此甚好,到时再交内阁,让内阁诸卿议定一下。既是大明宝钞了,就不再是从前的银票了,涉及到的,乃是国计民生,不可不小心仔细。”

    方继藩道:“陛下说的是。”

    弘治皇帝想了想,又道:“刘文善和刘瑾成行了吗?”

    “回陛下,已经动身了。”方继藩道。

    弘治皇帝诧异道:“卿家认为他们有把握吗?毕竟这有一点仓促,这郁金香,居然能让整个佛朗机乱成一锅粥,也算是让朕开了眼界,可是……他们在西洋,会怎么做呢?”

    弘治皇帝是个对国家大计很重视的人,郁金香之后,弘治皇帝方知经济竟可关系到国家的危亡,近来可没少花心思看刘文善的书。

    方继藩道:“二人十几日前,就已出海了,想来用不了多久,就可抵达西洋,不只如此,四洋商行已经开始谋划布局,请陛下放心,想来……他们一定会不辱使命。”

    弘治皇帝脸色舒缓:“朕就等他们的好消息了。哼!”

    说着,他又冷哼一声:“那真腊国,果然勾结了佛朗机人,这两日又有最新的奏报来,他们居然准许了佛朗机人,开辟了一处港口,希望借此,引佛朗机的舰船来贸易。”

    “还有……”弘治皇帝拿起一本奏疏:“真腊国王还特意送上来了一份奏疏,将此事报知了朕,说是受了佛朗机人的压力,不得已而为之,还请朕见谅。”

    弘治皇帝揉了揉太阳穴,感慨道:“这哪里是要朕谅解,不过是生米煮成熟饭,山高皇帝远,谅朕也不能拿他怎么办,来了个先斩后奏啊。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作势我大明与佛朗机两虎相争,他们是想要做渔翁,从中牟利。”

    朱厚照听着大怒,绷着脸道:“既如此,不妨就拿下真腊,将他们的国王拿来京师治罪。”

    弘治皇帝摇摇头:“世上的事,哪里有这般容易,拿下真腊王容易,可这真腊上下岂不是同仇敌忾,其他诸国呢?我大明现在舰队未成,而佛朗机人依旧在西洋有所盘踞,此时大动干戈,实为不智,太子,你什么都好,就是冲动易怒,这世上的事,哪里有这般的简单,所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这些老祖宗的道理,你是一句都听不进去,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朱厚照咋舌,只好点点头:“儿臣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