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三百七十二章 肯尼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冬木凯悦酒店的倒塌现场,救援队正在紧张的彻夜工作着。

    酒店的疏散人员在切嗣的魔术失去效果之后终于发现。酒店倒塌当时还有两位重要的客人留在里面。

    虽然对于事故发生当时处于酒店最上层的两位客人的生还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但至少也要把他们的遗体找到才能死心。救援队在照明车宛如白昼的灯光下,使用挖掘机迅速地清理着现场的瓦砾。

    到第二天黎明的时候。紧张地工作了一夜的救援队员们的脸上都充满了疲倦的表情。而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你说发现了奇怪的东西?

    接到报道的主任迅速地赶往现场据队员报道,在瓦砾之中发现了直径长达三米的银色球体。怎么看都不像是建材的东西,忽然间就出现在瓦砾之中了。

    这真的是建筑里的东西吗?难道是类似于旋转餐厅轴承那样的装置?

    就算是那样的话,一点也没有损坏痕迹难道不奇怪吗?

    这么说起来,这银色球体的表面确实没有任何被损坏的痕迹,反而像镜子一样反射着鲜艳的光泽。看上去就好像刚刚在这里经过打磨一样。

    “怎么看上去好似水银一样?”感觉到有点不可思议的主任一边阐述着自己的感想,一边走过去摸了摸球体表面。

    当他的手碰到球体表面的时候,竟然一下子按了进去。

    “?”

    就在他大吃一惊的时候再仔细看去却发现自己的手只是碰触在坚硬的球体表面并没有按到里面。

    “主任?”

    周围的队员似乎谁也没有发现刚才的异常,都带着困惑的表情望着一脸惊讶神情的主任。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必须把这个东西运出去。”主任似乎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下达命令一般说道。

    “啊?”

    “用卡车把它运出去,快点!”救援主任忽然变得异常沉稳起来,用看似平静的语言指挥着队员们迅速行动。

    虽然救援队员们仍然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他们却也明白眼前的这个来历不明的球体,确实应该尽早将其撤离出场地。

    于是大家迅速将这银白色的球体搬运到卡车的货架上。

    “哎?主任呢?”

    忽然有一名队员注意到。就在刚才还一直监督着他们工作的主任不见了。而就在忙碌地工作着的救援队员身后,传来卡车引擎启动的声音。

    在慢慢地驶离事故现场的卡车驾驶席上。坐着目光呆滞的救援主任。但是当救援队员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装载着银色球体的卡车已经消失在黎明的街道之中……

    ……冬木市郊外……

    “这里应该没问题了。”肯尼斯撤下了月灵髓液的保护,带着仍旧有些惊魂不定的索拉走下了卡车的货架,此时那位救援队主任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瘫坐在卡车驾驶座中,等待着他人的救援。

    肯尼斯的脸上宛如含霜,哪怕是作为时钟塔十二君主之一,这次战斗的损失也是伤筋动骨,三个魔术炉的损毁哪怕是他也心疼不已,而自己那花样繁多的魔术礼装的损毁更是让人揪心,至于那二十四层结界的工坊,反而是其次了。

    作为奈须蘑菇钦定的“四战实力最强魔术师”,老虚亲口承认“如果敌人不是切嗣就无敌”的大佬,年纪轻轻就抵达色位的他确实有着高傲的资本。

    而他那堪称全才的多才多艺,也不是没有缘由,毕竟,他可是降灵科的大佬啊!

    什么?为啥降灵科就能多才多艺?

    很简单,因为降灵科有通灵自己的前世凭依在身上,从而学会过去的能力的技术啊!(凛线士郎和红a战斗时提到过降灵科的秘技)

    那种堪称作弊的技术,让他只要继续活下去,就能够轻松抵达冠位吧?

    “一定要查出来,究竟是哪个毫无魔术师尊严的家伙,居然会使用炸药这种手段……”肯尼斯心中愤愤,不过还不等他重整旗鼓,一个声音却从他的耳边传来

    “啊呀啊呀,很少能看到君主级别的魔术师落到这般狼狈的下场呢!”

    “caster?”肯尼斯扭过头,脸上露出一个略微扭曲的表情,无论对哪个正统的魔术师来说,能够作为caster的英灵都是一种不同于其他servant的存在,即使caster被认为是最弱的英灵职阶(因为英灵都有对魔力这种属性),但能够代表魔术师最高成就的职阶就足以引起任何正统魔术师的嫉妒。

    “想不到传承五百多年的间桐家,居然会堕落到如此地步呢!”

    正所谓输人不输阵,虽然明白自己处于下风,但肯尼斯还是如此说道。

    “啊呀,这就误会了不是?我本来是想要堂堂正正的上门讨教来着的,可是谁知道有人先动手了呢?”冯雪摊摊手,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虽然没有角色面板的魅惑技能,但是一个媚眼之下,索拉仍旧猛地打了个明显的哆嗦。

    “这女人真是个颜控……”冯雪心里暗笑道。

    “堂堂正正?区区最弱的servant,竟然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肯尼斯的面容越发的扭曲起来,似乎是因为在受到了完全不按魔术师套路出牌的攻击而丧失了精心准备的工坊后,又遇上了最正统魔术师时的不甘。

    那感觉,大概就是打麻将时,先是算牌弃胡打防御,却发现对面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新手,等反应过来一把四暗刻已经拆成十三不靠时,忽然发现下家九宝莲台的无语感。

    “哦?你的意思是,以人类之躯和我战斗?魔术师的战斗?”冯雪露出嘲讽般的笑容,“你这种连从世界汲取魔力都做不到的学徒还差得远呢!只有区区九代沉淀的婴儿!”

    “你,你这家伙……ncer!”这一刻,肯尼斯终于回想起了,被人蔑视的那份屈辱,即使他也用同样的话蔑视过自己的学生,但这只能加深自己身上的耻辱感。

    所以他呼唤了ncer。

    “servant对servant,aster对aster,ncer,你可有把握为我夺取胜利?”肯尼斯从怀中取出一枚试管,对迪卢木多发布了命令。

    “您的命令是我唯一的追求!”迪卢木多转身看向冯雪,那双瞳中倒映着的是盎然的斗志。

    “雁夜,交给你了。”冯雪留下一句话,瞬间闪出数十米,迪卢木多却是紧随其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