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十七章 世界符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无情者,艾翁。

    现在的冰霜古国已经没人记得这个名字了,但往前推三千年,这个名字在荒古冰原就是魔鬼的代名词。

    冷酷,无情,残忍暴虐,这一个个令人心颤的字眼在艾翁的身上得到了最大的体现,相对于诺克萨斯的威名震天,环境更为恶劣的冰霜古国则更多的是冷酷嗜杀,那里的人们一直被外界认为是不开化的土著,是游荡在冰原的寒魔。

    “没想到想在还有人知道这个名字。”

    艾翁瞧着如临大敌的二人,轻声道:“二位上宗,请宽心,我如今是帝柳,早已非当年艾翁。”

    瑞文和李清对视一眼,后者眉头紧皱,他只是一道残存灵体,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可瑞文还在这里,眼前此人身份诡异,容不得不小心。

    在吴尔的形容里,艾翁可是三千年前能和顾桑卓争雄的人物,虽然最后依旧落败,可能活到现在,艾翁的实力该到达何种地步了?

    瑞文盯着艾翁,沉声道:“既然如此,还请将那个种子交由我们处置。”

    艾翁轻轻摇头,褶皱密布的老脸上有着无奈:“你们已经取走了它千年修炼的自然之核,何必要赶尽杀绝呢?”

    瑞文冷哼道:“你应该比我更知道此地发生的一切。”

    艾翁叹息,低头看着手掌之上那颗微微颤抖的种子,他身上的触须快速生长,将之包裹而起,他抬头看向瑞文二人,道:“它已经失去本源,百年之内再也无法化为修炼,我愿带它在身边,净它一身戾气,传它生命之意,待它百年后赎罪世间,岂不更好?”

    艾翁浑身散发着浓郁的生命气息,缓缓道:“此等天地灵物,夺天地之造化,如就这般抹去,实在是太可惜了,我能带她走上正途,请相信我。”

    瑞文沉默,片刻后念叨了一句:“赎罪吗?”

    原本杀意浓重的瑞文此刻却情绪收敛了,喃喃自语道:“对啊,赎罪,连我都只是个赎罪者,又如何去审判他人?”

    李清扫视一圈四周那些恢复生机的森林,点头道:“帝柳是我们初生之土的圣物之一,我相信它的选择,这颗荆棘种子我们就不过问了。”

    艾翁微微俯身表示感谢。

    瑞文感受着那股极其浓郁的生命气息,犹豫一下,突然道:“你既是帝柳,我有一个问题想……”

    艾翁微微一笑,摆手道:“我明白你想问什么,是他吧?”

    艾翁目光转向李清,徐徐道:“从根本上来说,他早已死,现在还能留有余地只是生前修为实在到达了一个通天地步。”

    瑞文眼神一黯,旋即想起了吴尔所说,又问道:“这世上再无任何人或法子吗?就比如那位大魔法师?”

    艾翁露出思索神色。

    “罢了。”

    李清冲着瑞文摇头,笑道:“别再为我费神了,人死哪能复生。”

    瑞文微微抿嘴。

    “谁说的?”

    浑厚声音突然传来,瑞文看向了那身体庞大的巨大石头人。

    被称作小菊的石头人嗤笑道:“世界之大,奇妙无穷,人类极尽一切,也只不过窥探沧海一粟罢了。”

    “小菊。”

    艾翁神色郑重,道:“切勿妄语。”

    小菊摸了摸脑袋,趴了下去。

    艾翁沉声道:“那位大魔法师我也见过,法力确实世所罕见,他的来历太过神秘,我对他并不了解,唯一知道的是,他一直在寻找一种东西,那就东西也许你们也听说过。”

    瑞文紧紧锁眉,李清反而坦荡笑道:“我知道,是世界符文吧。”

    艾翁点头,神色莫名。

    “相传世界有五枚世界符文,每一枚都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传言中谁能拥有世界符文,便可渡生死,夺造化,主宰一切。”

    艾翁眼中有着光华幻灭,神色异常严肃:“我曾经见过一枚符文,那符文掌控者强的可怕,可身化无尽火海,一念焚山煮海,已非人类范畴了。”

    “有多强?”

    瑞文问道。

    艾翁掀起身上草木编织的衣服,露出肚子上一块焦黑的痕迹,足有手掌大小,直到现在,在那焦黑痕迹中,还有一点微弱火焰正在燃烧,边缘有无数生命光华吞吐,抗衡修补着那一块痕迹。

    “这是一千年前留下的伤痕,仅仅一招。”

    艾翁叹息道。

    即使以瑞文的定力此刻都忍不住悚然。

    帝柳的生命恢复力何其可怕,以艾翁的修为都挡不下一招,千年受火焰炙烤折磨,那符文掌控者该强到什么地步了?

    “对这些符文掌控者来说,上宗以下,皆为蝼蚁,而上宗遇上了,九死一生,我这指的不是对敌,而是逃跑。”

    艾翁看着身体虚幻的李清,道:“也许你生前的巅峰状态,能够让符文掌控者正视。”

    李清默然。

    他燃烧生命的代价换来的力量,只是仅仅能让符文掌控者正视?

    艾翁继续道:“而据我所知,大魔法师刘浪可以抗衡符文掌控者,所以他究竟有没有办法,我也不敢说。”

    瑞文拱手,道:“多谢了。”

    艾翁轻轻点头,然后坐在小菊肩头,后者慢慢站起身,巨大的身躯可与那些参天树木比肩。

    “后会有期。”

    艾翁不再逗留,小菊大跨步离去,留下瑞文和李清二人站在原地。

    瑞文把玩着手上的自然之核,李清和她并肩而立,目光却是望向远方,那里的尽头,有一群人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此地了,浩浩荡荡九百人来的,只剩下不足四百人了。

    “走了。”

    李清身子逐渐模糊,笑道:“我们应该是……后会无期了。”

    瑞文并不作声,只是看着那张熟悉的笑容慢慢变淡,最后消失,那颗金黄色的珠子在此刻洞穿虚空,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远处少年的怀中。

    瑞文仰起头,长长吐气。

    “十二年了。”

    瑞文站在这片古诺的土地上,突然展颜一笑,不复冷肃,竟有一种特别的美感,令人侧目,可惜无人能见到这番美景。

    “原来我已经流浪了如此之久,是该回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