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五百六十章 恩怨难明,语破心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考古之后,王升在离裳族地的生活就变得单调了许多。

    闲来无事,自然是要以悟道为主,毕竟此时修为境界超过了道境太多,早些追赶上来,修为才有向前继续迈进的可能。

    不过,王升却也有几分庆幸。

    师姐很快就要过来了,自己如今真仙境后期的修为,配合亢金宝甲以及回返后的无灵剑,面对天仙境敌手又有何惧?

    十三星地处偏远,并无金仙高手,王升已算是初步有实力能护住自己心爱的姑娘。

    同样,他和离裳也能联手让星海门更加稳固,给地修界修士提供一个稳定的修行环境。

    看来要把星海城当做后面发展的大本营了。

    贪狼和五战奴已死,林飞瑶远走北天域,自己的双重身份应该并没有暴露。

    王升又在计划去骚扰天风门……

    也不对,也不能是骚扰这么简单了,如果是以青莲绝偷袭,完全可以做掉一两名天仙,进一步削弱天风门的实力。

    此时需要担心的,是北河剑派会派人护住天风,那就多了许多无法控制的变数。

    王升沉吟几声,反倒是觉得,自己此时不能将天风门逼的太紧。

    对付天风,必须将拳头攥紧、蓄力,直接给对方致命一击,避免被其反咬;在北河剑派的强者抵达之前覆灭天风,待这些人赶来,他们可直接借古战场隐遁。

    强龙不斗地头蛇,北河剑派又能如何?

    不知不觉,自己和天风门的关系,已经有了如此大的移位,主动权已经开始渐渐倾斜。

    “也不知天风门会不会趁此机会大举进攻星海门,”王升手指在草地上滑动了两下,写下了一个‘爻’字。

    有算命先生爻星子在,星海门应当不会有事才对。

    这位掌门不过是继承了星海老人的衣钵,也不知这位星海老人在世时,该是何等的风姿。

    轰!

    “嗯?什么动静?”

    王升在树下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眺望,这片小天地却是毫无异样,动静似乎是从外面传来的。

    起身,王升刚要前去查看,一只石镜却从远处飞来,漂浮在了王升面前,其内呈现出了一道影像。

    此地竟然有对外面的‘监控’,而且这个禁制还将王升当做了娲皇后裔……看起来似乎不是多么聪明的样子。

    且说石镜之内,一名头发花白的老道正在一处山谷中不断横飞,其后却有一只七八十米长、长相类似于蝙蝠妖的凶兽紧紧跟随。

    这凶兽飞速极快,而这名老道仅能凭借地形、小范围的飞掠,以此来对抗凶兽的侵袭,已是颇为捉襟见肘,危在刹那之间。

    王升倒是并未犹豫,看清楚那老道的面容,就立刻起身,朝着这禁地出口而去。

    而禁地似乎是感应到了王升的行动,天空中裂开了一条缝隙,两道水帘缓缓垂下,王升催起赤羽凌空诀,径直冲出这禁地。

    水潭缝隙迅速闭合,王升已是沿着离裳带他进入禁地的那条密径疾飞;

    一路上的凶兽太多,其中也有实力隐隐在天仙境之上的凶兽存在,王升只能尽量避开这些凶兽,将路线规划成了一个‘7’字。

    ……

    霖渊这一路走的十分坎坷。

    离着离裳族地越近,霖渊老人就越是‘倒霉’,应当是爻星子已经做了‘挡灾’的法事,平白无故就会有祸事临头。

    在虚空飞着飞着迷失方向、隐藏身形却意外碰到高两位天仙斗法被余波震掉了半条老命,路过一颗安静的星辰,也会被卷入关于某件宝物的争夺之中,借道鬼墨星时,自己的储物法宝却是不知所踪……

    好歹他也是个真仙境修士,却要在鬼墨星上忙碌一个多月,勉强凑够了五十枚中品仙石,交了那过路费。

    但这灾祸不断的情形,让霖渊既焦急,又感欣慰。

    焦急是因自己来不及赶去支援徒弟和皮卡丘,欣慰就在于,自己应该已经分走了徒弟的少许劫运。

    他这边艰难险阻越多,徒弟那边应该就越顺利。

    就这般,霖渊费尽艰辛,总算留着半条命摸到了离裳族地的门槛;唯一幸运的应该是,此前贪狼布置的那座大阵,已是因阵基灵石耗尽而自行消散,而虚空中并无元气可以补充。

    这若是像鬼墨星那般,大阵是直接在元洞中汲取元气,不用多管就可持续存在,那估计霖渊长老八成就失踪在这片区域了。

    在族地外面观察了几天,霖渊还是决定进入族地一探。

    他自然不知道能避开凶兽的密径,但此前来过一次,也知道一条小路可以避开大部分凶兽。

    小心翼翼的走了半途,本已是避开了几处险地,却依然不免被一头凶兽发现,这才有了王升在石镜中看到的那一幕。

    霖渊尽量周旋,但很快就是叹了口气,心道:‘若是死在此地,却也是不错的归宿。’

    已是决意不多挣扎。

    又一次躲过了这头凶兽的猛扑,霖渊面如死灰,坦然站在了一处空旷无遮掩之地;那蝙蝠模样的凶兽扭头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身形极快的扑咬而下,霖渊这次却也已不再闪躲……

    但,一声清啸忽而在身后传来,霖渊稍微一怔,那啸声却已是在头顶掠过。

    霖渊抬头看去,那双有些浑浊的老眼,倒映着空中急速划过的那团火光,以及火光中展翅高鸣的金乌……

    火光炸散,一道身影从中飞旋而出,手中大剑绽放出金色火焰、带起道道劲风,毫无花哨的劈在那蝙蝠凶兽的头顶!

    砰的一声闷响,那蝙蝠凶兽庞大的身躯直接朝着峡谷下方砸落,额头迸出漫天鲜血,但那持剑之人隔空挥剑,一连七道百米长剑气挥洒而下,将那凶兽摁在地上一阵猛砸。

    霎时间,鲜血飞溅,那凶兽发出一声声尖啸,却是毫无起身的可能。

    但强攻一阵,周遭已是传来阵阵兽吼声,甚至有几道巨大的阴影在天边冲天而起,散发出惊人的威压。

    持剑之人不敢多耽误,他立刻俯冲而下,一股仙力带着霖渊,再次施展赤羽凌空诀,极快的飞回密径的方向,朝着水潭疾驰而去。

    片刻过后,霖渊老人站在那片水潭前,目光有些痴楞,随后又扭头看了眼在空中眺望那些凶兽的剑修,慢慢盘腿坐了下来,静静的调息。

    救下霖渊的自然就是王升。

    他观察了这些凶兽一阵,发现凶兽们似乎都有固定的活动区域,那几头体型巨大的凶兽只是冲到了空中,在各自地盘盘旋了一阵,并未真的追杀王升。

    感觉上,这些凶兽更像是在给娲皇一族看家护院。

    自己还好刚才没直接杀了那个蝙蝠凶兽,毕竟这算是离裳的……家养宠。

    “前辈你怎么来了此地?”

    王升从空中落下,站在霖渊十数米之外,仔细感应着霖渊的气息,以免遭了旁人算计。

    但很快,王升就确认了霖渊的身份,主动走得近了些。

    “离裳她……”

    “已经在突破了,”王升指了指水潭,随后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出来容易,想回去却是难了,因为并没有开启禁地的法子。

    罢了,在这里等也是一样的,这水潭周围也没凶兽,还算安宁。

    霖渊缓缓舒了口气,笑道:“在突破就好,你们平安无事就好……她,是否看到了什么?”

    这位老人目光中带着几分希冀,也带着少许忐忑。

    王升本不想隐瞒离裳其实旁观了当年之事,但又想到,他一旦说出这些,离裳今后在星海门却也难过的自在……

    若让霖渊知晓,当年之事其实是离裳母亲所安排的,也不知这位老人又会有何等感想。

    有时候,些许谎言其实比真话更能安慰人心。

    “来的路上,我旁敲侧击问过了她有关当年之事,她应该猜到了,只是,看她的意思,并不会深究当年之事。”

    王升叹道:“逝者已矣,当年事其实已不必再提,前辈你对离裳有养育之恩,也是当年救了离裳的恩人,纵有过错,却也可相抵,其实并不用太过自责。”

    “唉,贫道如何能不自责?”霖渊苦笑道,“圣母娘娘有造化人族之恩,我却害死了她的后人。

    我本以为娲皇一族早已消逝,想来此地探寻远古秘闻,未曾想会刚好遇到离裳母亲生产,正是她最虚弱的时候。

    那几位随我一同前来之人,不知谁说娲皇血脉可提升自身资质,于是便动手欲要将离裳母亲擒获,这、这……这是天大的罪过,便是贫道十条性命也难抵过。”

    王升点点头,当年霖渊的脑补能力也是没谁了。

    王升道:“我刚从禁地中出来,此前几个月也已经看遍了里面的壁画,其实这事,主要原因并不在前辈你身上。”

    当下,王升将娲皇一族触怒天威,被降下紫霄神雷、被大道所弃之事,简单说了一遍。

    “其实不知不觉中,当年的前辈和其他几人,成了这对母女的劫难,但同样的,离裳是借星海门庇护,借了人族的运道,这才能够破壳而出,修行至今日。

    当年霖渊长老前来此地,也可看做是冥冥中,大道为娲皇一族所留下的一线生机。

    若你们不来,说不得便是离裳母亲为离裳耗费掉全部心血而陨落,离裳始终无法破壳而出,最终也惨死在此地,娲皇一族真的会成为无尽岁月中的一曲绝唱。”

    霖渊怔了许久,颤声道:“当真如此?”

    “自然,”王升面带肃容的点点头,“霖渊长老你如何能知道,离裳母亲对你是怨恨还是感激?”

    “贫道当年……”

    “有无心之失,却无有心之过,”王升的嗓音忽而有些缥缈,直接投在了霖渊道心之中,“万年自责,责罚已过,心结此时不解,留之为何?”

    霖渊道躯忽而轻颤了下,道心之中仿若有一道枷锁缓缓消散,体内元神忽而闪烁出了万年都未曾出现的灵光,自身气息开始缓缓上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