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四百八十四章 疑心稍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宁梳也不例外。?  ?火然文??ww?w?.r?a?n?w?e?na`

    此刻拉开他的屋门,便能看到外间,那也是寻常五皇子与宁梳相聚的地方。

    而现下,由不得丁香阻拦,五皇子已经拉开了门,进到了外间。

    “公子不可!公子!”丁香的话音还未落,五皇子已经闯了进去。

    外头围观的人也多了起来。

    这大白天的,春风林里的姑娘大多歇着,来的客人也不过是听曲喝茶,没什么别的活动。

    可是这大早上就往春风林的姑娘房里跑的,这般急色的客人可不常见。

    有热闹看,那自然就有人围上来了。

    而宁梳的屋子里,此事也有丫头正站着。

    她们见着来者是五皇子,大家伙儿也是一愣,毕竟这位公子是认识的。

    丁香不敢进去,只能眼巴巴看着里头的丫头。

    有个眼熟的丫头见状,不慌不忙地走上前来,对着五皇子行了一礼,客客气气道:“奴婢见过公子,不知公子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宁梳姑娘正在休息。”

    丁香见宁梳的丫头认识这位公子,心下稍稍松了一口气。

    五皇子沉着脸色道:“让开,我要见他。”

    宁梳的丫头有些为难,这位公子平日看起来和和气气的,怎么今天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这般不讲道理呢?

    “那劳公子稍候,奴婢进去禀告一声……”那丫头低着头说话,很是恭敬的样子。

    五皇子见她的样子,心中稍稍冷静了些许,便默认应下了。

    那丫头松了口气,忙招呼道:“丁香,去沏壶好茶来。”

    然后又转头对五皇子道:“公子先坐,奴婢这就去叫宁梳姑娘。”

    丁香闻言,也赶紧关上门出去了。

    无论如何,这边宁梳的丫头心里有分寸,她也就不必再操心了,先稳住外头的情势才好。

    丁香先是笑着劝退了看戏的众人,随即立刻吩咐人去沏茶了。

    五皇子只黑着脸坐了一会儿,方才去里间通报的丫头就出来了。

    “有劳公子稍候,”丫头行了一礼,依旧是客客气气,“宁梳姑娘稍微洗漱一番,以免冲撞了公子。”

    五皇子没有说话,面色依旧不善,不过到底没有再继续闹事,只是好好坐着。

    不一会儿,外头便有丫头敲门,端进来了一壶茶,也就放下走了,大气不敢出。

    再过了一会儿,里间的门开了,宁梳面上稍有倦色,却还是一脸好气地走了出来。

    “你们都下去吧。”一边走出来,宁梳一边小心吩咐边上的人。

    等宁梳到了五皇子跟前,屋中已经只剩下他们二人了。

    “宁梳见过公子,”宁梳盈盈一拜,“不知公子今日前来,宁梳怠慢了,还请公子见谅。”

    宁梳原就是白日不见客的,既然如此,又何来怠慢一说。

    见到宁梳,五皇子的面色稍稍好了一些:“起来吧。”

    宁梳应声起来,却见五皇子面无表情,只死死盯着自己的脸。

    宁梳一愣,低下头去,略带羞意道:“公子这样盯着宁梳做什么?”

    五皇子嘴角一勾,哼笑了一声,冲宁梳招了招手。

    宁梳见状,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

    谁知,他人才走到五皇子跟前,便一把被五皇子拉进了怀里。

    “公子!”宁梳失声尖叫。

    “啧。”五皇子不悦地啧了一声。

    宁梳顿时便不敢出声了。

    五皇子看着怀中惊惶失措的人儿,也没有一丝犹豫,伸手过去便扯开了宁梳的衣领。

    “公子……”宁梳挣扎不得,顿时坦出一片洁白无瑕的皮肤来。

    五皇子愣愣地看着这片光洁的皮肤。

    “公子,您这是……”宁梳心中害怕,却也不敢抵抗,只得小心唤着五皇子。

    五皇子咬了咬牙,将桌上凉了一会儿的半烫茶水朝着宁梳胸口的皮肤上泼去。

    那茶水原也没那么烫了,但还是将宁梳吓了个半死,登时就跳了起来,眼泪都吓出来了。

    “公子您这是做什么……”宁梳眼泪汪汪看着五皇子。

    五皇子却是不肯饶过他,一不做二不休就拉过宁梳来。

    宁梳咽了咽唾沫,到底没有挣扎,由着五皇子。

    五皇子见宁梳已然闭上了眼,又咬着唇,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终究心软了一阵。

    他掏出自己的手绢,轻轻擦拭着宁梳胸口的茶水。

    宁梳见五皇子不再无礼莽撞,也小心翼翼地睁开眼来看着他。

    五皇子却是没有看他,而是死死盯着宁梳的胸口。

    他一下一下的擦着,温热的茶水用手绢擦过,洁白的肌肤依旧如初,除了被温热的茶水烫得有些绯红,没有其它任何变化。

    到此,五皇子的心渐渐冷静了下来。

    看来是自己多心了,眼前之人,的确不是灵芝。

    再一细想,也是,灵芝声音婉转若黄鹂一般,而眼前之人一旦开口,却还是听得出些男子的音调。

    即便是易容,难道声音还能有所变化不成?

    更何况灵芝胸口那朵艳红的牡丹,还是五皇子亲手所刺。

    这样的东西,哪里是脱一层皮就能去除的。

    即便是以脂粉覆盖,那也是一抹便会露出破绽。

    冷静过后,五皇子轻轻一叹,松开了手里的宁梳。

    宁梳见五皇子松手,赶忙起身整理好了衣衫,咬了咬下唇,看了一眼五皇子。

    五皇子低着头,若有所思,但想来他如今已经不似方才那般冲动。

    宁梳心里隐隐有些感觉,五皇子今日,是冲着什么来的。

    至于是什么,宁梳并不明白。

    “公子……”

    宁梳理好衣衫,上前一步,怯怯地唤了一句。

    五皇子这才抬起头来,看了看宁梳因为受到惊吓而微微发白的面庞。

    他轻轻一笑道:“是我唐突了。”

    听到他这样说,宁梳的心才放了下来。

    “公子无事就好,”宁梳尴尬地笑了笑,“宁梳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五皇子盯着他的眼睛。

    宁梳一愣,随即不好意思地笑道:“没什么,宁梳以为自己哪里得罪了公子,公子才会这般……”

    五皇子盯了他一会儿,这才转开眼,岔开话头道:“呵呵,你怎么会这样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