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471章 王徽出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重生之大唐中兴第452章王徽出山长安,亲仁坊。

    亲仁坊,算得上长安的权贵居住区之一,在朱雀街东第二街之东,北临宣阳坊,南临永宁坊。

    亲仁坊毗邻皇城,位于长安城的核心地区,距国子监仅一坊之隔,紧邻京兆府万年县廨,是典型的“黄金地段”,多为名门望族、公卿大臣所居。

    在这里居住了不少名人,滕王李元婴、睿宗李旦、安禄山、昌乐公主、郭子仪、西华公主、柳宗元、李国昌和李克用父子。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宰相、重臣。

    所以能居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而且一般人还住不了。

    时长安数次遭到破坏,城中住宅损毁严重,很多无人的宅院都被朝廷收归国有。

    亲仁坊之前居住的人并不多,毕竟之前住这里的人基本都挂了,也就后面李儇在位期间赐给李国昌和李克用的宅子在这里。

    之前李克用在的时候,他在亲仁坊的这处宅子自然没人敢动,不过在其被斩首后,这处宅子就被收归国有。

    由于李晔考虑到王徽之前居住的地方太过狭小、简陋,不符合其身份,于是在其致仕前,李晔便把这处宅子一分为二,让工部重新改造了一番,变成了两处独立的宅院。

    虽然一分为二,但是规模也不小。

    长约80丈,宽约60余丈,占地70余亩,占了整个亲仁坊的十分之一。

    可见之前李克用的府邸有多大。

    自从几个月前以太傅职致仕后,王徽就深居简出,很少出门。毕竟他的年龄也大了,身上的担子没了,自然想好好休息,安享晚年。

    府中后院那10多亩的小湖旁那处凉亭是王徽最爱去的地方,每天都会在这里烤着火,泡壶茶,好不自在。

    “父亲,圣上来了,已经到了府外!”

    突然,王徽那四十多的三子惊慌地小跑过来,在其面前停下,连忙拱手道。

    王徽的三子叫作王禹鹤,已经四十有三了,看起来模样也不年轻了。

    王徽长子在黄巢之乱就死了,其一众子女中,在世的就剩下次子、三子和四子,还有一个远嫁的女儿。

    王徽之前的宅子并不小,之所以李晔觉得狭小是跟其他重臣的府邸相比,当然也只有现在这宅子一半大小。

    现在他居住在这里,之前的宅子就留给了次子。

    “什么?圣上来了?快,赶快随为父去府外迎接。”王徽连忙道,便在旁边下人的搀扶下,站起身子,准备出发。

    “好的,父亲!”

    王徽父子才刚走两步,李晔的声音便传来,“王爱卿不必如此,朕亲自来了。”

    王徽抬起头,便看到李晔的身影出现在后院,身边跟着不少太监宫女和禁军士兵。

    “老臣参见陛下!”王徽颤颤巍巍地行着大礼。

    “王爱卿不必多礼,还请起身!”李晔连忙小跑过去扶着对方,客气道。

    “谢陛下!”王徽道。

    “臣王禹鹤参见陛下!”王禹鹤行礼道。

    “起来吧!”李晔淡淡道。

    “陛下请坐,禹鹤,去把为父那紫阳茶拿来!”王徽吩咐完便对李晔拱手道,“陛下,老臣这里倒是有陛下赏赐的蒙顶茶,不过想来陛下对于蒙顶茶也不陌生,所以老臣便用紫阳茶来款待陛下。

    还望陛下勿怪!”

    “王爱卿说的有道理,蒙顶茶,朕都喝厌烦了,换换口味也不错。以前在兴元时,倒是喝过紫阳茶,但自从到了长安,反倒不再喝过,今日倒是想看看还能否记住那味道。”李晔笑道。

    要知道目前朝廷所征收的商税,茶税占据了大头,排在第一。

    这里面的功劳,李晔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

    若不是他把炒茶弄出来,茶叶虽然也很普及,但不会像现在这么风靡。

    而这些茶叶中,以四川道和山南西道的为主,不仅霸占了四川道、山南西道、关内道、河东道、山南东道等地的市场,还不断在蚕食江淮地区的市场。

    虽然江淮的确也出现炒茶技术,不过还很粗糙,不如四川道和山南西道的私人茶庄的炒茶技术,而私人茶庄的炒茶技术又不如太府寺控制的李氏茶庄。

    李晔并没有限制私人经营茶叶,一味的管制,只会让矛盾频发,而不利于经济的发展。

    很快,王禹鹤便拿来茶叶,亲自给李晔和王徽二人泡茶,李晔拿起一小撮这紫阳茶放在鼻尖闻了一下。

    “炒茶的火候还有待提高,火候差了点,有点影响茶叶的香气。”李晔说道。

    “陛下英明,臣自愧不如。”王禹鹤惊讶道。

    “一点规矩都不懂,这炒茶的技术就是圣上发明的。”在责怪了一番儿子后,便对李晔请罪道,“小儿不懂事,还请陛下恕罪。”

    “无妨。”李晔看向王禹鹤,在对方身上停留了几下,笑着道,“令郎如今是万年县丞吧?”

    “圣上问你话呢!”王徽提醒三子。

    王禹鹤这才反应过来,“回陛下,臣与乾宁二年开始担任万年县丞。”

    “真要是没记错,是乾宁二年的秀才科的状元吧?”李晔笑着道,“王爱卿次子是进士出身,三子是秀才科状元,若是爱卿第四子再次中举,爱卿家可就让人羡慕了。”

    “陛下言重了。犬子这么多年才中举,实在有愧陛下的赞誉。”

    进士本来就难考,王徽次子考中进士的时候已经48岁,如今56岁的次子在山南东道担任一下州长史。

    加上其不知变通,自己现在这么一致仕,能帮到对方的也不多,看其能否在六十岁前跨入五品这个门槛。

    跨过还有机会,若是跨不过,这辈子估计就这样了。

    三子王禹鹤属于取巧,觉得进士太难,连明经都没选,而去考了秀才科,谁知道拿了个秀才科庄园,所以在他的帮助下才能留在长安担任万年县县丞。

    “王爱卿,今日朕来是有要事找你的。既然爱卿以太傅致仕,太傅,太傅,就是太子的老师。

    如今朕为立下太子,不过皇长子和皇二子等人已经到了适合读书的年龄。朕欲在崇文馆令设教舍一间,供几位皇子、皇女读书。

    但目前教授一众皇子读书的师傅尚缺,不知爱卿可以愿意领下这一职,教授朕的一众皇子、皇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