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26章 上元夜惊变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诸位将军,陛下疲乏,已经回后宫休息去了,接下来咱家就代表陛下与众将军一同饮酒。

    来人!给诸位将军换金杯,倒上好酒。”

    行宫大殿,大红色的灯笼高高的挂在宫殿屋檐下,密集的灯笼让整个行宫充满了节日的气氛。

    宫殿外,三三两两的宫女和太监也都在窃窃私语,今天是上元节,虽然他们不能出宫去见识外面的繁华,但也不用像平时那样战战兢兢,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若是在长安,或许陛下还会微服私访,他们也能一起跟着出去,不过到了成都,明显都能感觉陛下的心情差了很多。就连这宴会也只出席了一会儿就回到后宫去了。

    当然李儇就算是回到后宫也不是休息,而是陪着一众妃嫔玩嬉戏。陈敬瑄给他找了不少漂亮的秀女,他自然得好好品尝一番。没有了李儇的大殿,气氛更加活跃,虽然李儇这个皇帝很狼狈,但毕竟是皇帝,这些将领也有些拘谨,但李儇离去后,就好了很多。

    随着李儇离去,田令孜就成了众人的中心。在田令孜的吩咐下,一个个貌美的宫女,拿着金色的酒杯替换了众将领面前的铜樽,然后满上酒,随即站在一旁。

    这些宫女都穿的比较露骨,这些常年征战沙场的将领本就火气旺盛,盯着宫女的视线就一直没有移开,不过这是宫女,他们也只能饱饱眼福,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看到这群将领的眼神,田令孜心里窃喜,便举着酒杯对着众将领大声道,“诸位将军,这段时间诸位辛苦了,咱家代表陛下,代表朝廷,犒劳诸位将领。现在黄巢贼军建立伪齐,后面反攻长安,也需要诸位将领多多出力,只要立下大功,陛下和咱家是不会小气的。所以希望诸位将领抓住机会,以报圣恩。”

    “属下等人一定以晋国公马首是瞻,只待晋国公吩咐,属下等人一共肝脑涂地。”

    田令孜一说完,马上就有人站出来拍马屁,众人一看正是黄头军左都尉李铤。黄头军是蜀军的中坚力量,李铤座位左都尉也是手握兵权,其这么会说话,田令孜听后不禁喜笑颜开。

    “李都尉严重了,我们都是为陛下效力,为朝廷尽忠。若是朝廷中多点像李都尉这样忠心的将领,何愁贼军不平。”田令孜笑着举起酒杯,“来,诸位将领,干了这杯酒。等晚宴结束,每人有一套纯金打造的酒具,这也是咱家在陛下面前为各位将领争取的,以将领各位将领的劳苦功高。”

    “陛下万岁,晋国公千岁。”

    “陛下万岁,晋国公千岁。”

    “马屁精。”一旁的黄头军军使郭琪,没想到多年的同僚大多这么没有骨气,居然向宦官服软,简直丢了武将的脸。

    “好了,你就少说两句吧,还不把酒杯端上?”旁边一个将领劝道。

    “朝中正是有如此弄权的宦官,所以才会被贼军攻陷长安,他还好意思在这里庆功饮酒。”今晚郭琪也喝了不少酒,说话也就放开了不少,而且胆子也大了。

    旁边的将领端起酒杯站起来劝着好友,毕竟其他人都站起来了,就郭琪坐着,你让田令孜怎么看?认为对方不给他面子,这些宦官本就喜欢斤斤计较,得罪了权势滔天的田令孜,还有好日子过吗?

    不过已经晚了,没有起身的郭琪在一群人中很显眼,而且他又是坐在第一排,田令孜回过头一看就看见了并没有起身打算的郭琪,刚才还笑得面若桃花的他,脸色一下就变了,虽然还保持着笑容,但旁人一看都知道对方不高兴了。

    “郭军使这是何意?难道宫女怠慢你了?还是这酒不好?”田令孜眯着眼说道。

    田令孜只是随口一说,但旁边的宫女却是吓了一大跳,惊慌失措地跪在地上求饶,不过田令孜并没看向她,因为对方的视线一直在郭琪身上。

    面对田令孜的质问,郭琪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微微行礼便说道,“晋国公不必怪罪旁人,只是郭某觉得国公做事有失公允。”

    “哦。”田令孜拉长了声音,很有意思的看着郭琪,露出难以体会的笑容,“郭军使倒是细说一下,也让咱家知道哪里做的不公,惹郭军使不快了。”

    说着田令孜笑着看了看其他将领,众人也都笑脸相迎,唯独同是黄头军的将领们神色紧张。虽然郭琪平时处理一些事有些不顾情面,但毕竟都是出自黄头军,而郭琪明显惹田令孜不快了。

    “郭军使,你干什么?还不坐下?”一旁的李铤大声呵斥道。

    郭琪看都没看李铤一眼,也不管身边好友的劝阻,大声说道,“我们这些将领的俸禄倒也不少,每个月下来都能剩下不少,想到拿着如此丰厚的俸禄,郭某也经常在思考怎么报答圣恩,也没想要去拿更多的。

    只是蜀军与其他诸军都是担负着宿卫朝廷的重任,可蜀军的赏赐少的可怜,蜀军上下都有不满,要是这样下去,在有心人的唆使下,很容易发生兵变。郭某也没其他意思,就是希望朝廷能公允点,减少诸军的赏赐,然后平均分给蜀军,使土客两军待遇相同,这样蜀军上下都会感激陛下和晋国公。”

    听到这话,蜀军的将领都沉默不语,这个事他们也都知道,但却不敢明着提出来,没想到这郭琪,趁着喝了酒,直接说了出来,让他们支持也不是,不支持也不是。

    不过郭琪这话却是得罪了其他诸军的将领,神策军一个将领站出来,神色不善的盯着郭琪,不客气地说道,“我们辛辛苦苦护送陛下和朝廷大臣抵达成都,陛下和晋国公念及我们护驾之功,这才赏赐一些财物,这是我们应得的。”

    既然那层窗户纸被捅破,郭琪也就没必要遮着掩着了,当即反击道,“你们也好意思在这儿抢攻,若不是你们神策军等诸卫军队无能,黄巢贼军怎么会攻破长安,你们凭什么还得到那么高的赏赐?之所以你们这些人能坐在这里饮酒作乐,那是我们蜀军的功劳。。。。”

    “郭军使,好了,还不马上给晋国公赔罪!”看着越说越离谱,一旁的李铤便意识到要这么说下去,蜀军和诸卫军队势必出现裂痕,到时候他们这些蜀军将领都会被牵连。

    没错,李铤不是护犊,而是担心郭琪的胡来而牵连其他人。在郭琪不分场合乱说的时候,他就没把郭琪当成黄头军的人,巴不得撇清关系。

    “无妨。”田令孜举起手,示意李铤停下,然后淡淡笑着,“咱家也想听听郭军使的话。不过咱家想问问,郭军使有何功劳?若是郭军使能说出曾经立下的大功,咱家也不是小气之人,若属实,咱家亲自向郭军使赔罪,而且必定奏报圣上,给蜀军与诸卫同样的赏赐。”

    “还是晋国公大度,属下等人远远不及。”

    对于这些人这个时候还不忘拍马屁,郭琪心里冷笑不已,当即立正言辞地说道,“郭某是山东人(崤山以东),后加入边军,一直在边关与外族作战,跟契丹人打过,跟党项人打过。前几年跟吐蕃打仗的时候,伤势之重,肠子都流出来了,只能用线缝好,然后又去参战。。。。。”

    大殿里的音乐早已停止,很安静,只有郭琪的声音在大殿清晰的响起,众人听着也都各有感触,而田令孜则是一直站在大殿中间,静静得听着,表情也没任何的变化。不过在场人的都知道,大殿的气氛很不对,不过却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开口,生怕殃及池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