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73章 初闻凤翔变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恭喜节帅大人!”

    凤翔节度使府邸,在李昌符等人的高呼下,李昌言坐上了那属于节度使坐的位置。相比于李昌言的高兴不同,下面的人不少都五味陈杂,表面虽然也在祝贺,不过内心却苦涩不已。

    在一个时辰前,郑畋带着少数亲信和数百亲兵离开了凤翔城,并把节度使的大印交给了李昌言,算是彻底放弃了凤翔节度使的位置。虽然不甘,不过局势到了如此地步,要么凤翔生灵涂炭,要么放弃这位置,只是郑畋选了后者而已。

    “诸位不必客气。这次起兵,实属无奈,只要诸位愿意奉我为这凤翔节度使,我也不会为难大家,我的初衷也是为了保住凤翔府。大家也不必担心,诸位依然担任原职。”

    李昌言知道,自己这次得位名不正、言不顺,不满自己的人很多,但现在肯定不能乱来。起码要等他彻底控制住凤翔府之后才能把那些不服自己的人换下,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安抚人心。

    很快李昌言就宣布了两个任命,任命自己的幕僚赵瑞为凤翔节度使府下行军司马,任命李昌符为陇州刺史。其他的职位,他暂时没有动。

    不过郑畋辞去凤翔节度使并不意味着李昌言就能接任,郑畋的辞职没有得到朝廷的准许,李昌言这节度使之位也是其自己任命的,朝廷也没有承认。若是朝廷一日不承认其节度使的身份,其就是叛军,那样周围的诸镇就有理由来攻打他。凤翔府现在的军队也只有两万出头,兵力并不雄厚,所以李昌言现在必须解决身份问题。

    “赵司马,你有何办法可以让朝廷承认我的节度使身份?”赵瑞在这次行动中给李昌言出谋划策甚多,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拿下凤翔府,所以他才力排众议,任命对方为行军司马。

    赵瑞沉吟了一会儿,很快想到一个主意,“下官倒是想到一个好主意,不过就看节帅是否采纳。”

    “先生请说!”李昌言连忙道。

    “若是节帅想让朝廷这边承认节帅这节度使的合法性,从王铎那边肯定不行。节帅赶走郑相公,势必会惹王铎的不快,到时候肯定会在陛下面前参节帅一本。

    所以要想得到朝廷承认,就不能从王铎这边下手。下官听闻太监田令孜贪财,若是节帅愿意以重金贿赂田令孜,以田令孜对陛下的影响,定能让陛下下旨承认节帅的节度使。”

    “那先生认为需要多少钱财才能买通田令孜。”李昌言沉声问道。

    “起码十万贯,节帅最好是准备二十万贯,以备不时之需,否则以田令孜贪婪,不一定会帮节帅说话。”赵瑞沉声道。

    “十万贯?”听到这个数字,李昌言不禁皱眉。

    之所以此次李昌言兵变能够成功,就是因为利用了军中对削减军饷的不满,但这也说明凤翔府府库空虚。虽然不知道府库中还有多少钱粮,但十万贯也不是一笔小数字,这让他有些犹豫。

    “节帅不可因小失大。只要节帅可以坐稳节度使之位,这点钱财算不了什么,而且节帅还可以趁机从黄巢那里诈来一部分钱粮,这样节帅就不会出太多。”赵瑞见李昌言神色犹豫,当即劝道。

    “行,就这么办。”李昌言咬了咬牙,然后看着赵瑞,“不知先生可否代我前去求见田令孜,其他人去,我不放心。”

    “节帅放心,下官定不辱使命。”

    。。。。。。

    等李晔接到宫中太监的消息而赶到行宫的时候,发现大殿内的气氛很微妙,不仅田令孜、陈敬瑄在,在他到后,裴澈、箫遘、韦昭度三位宰相也相继赶来。

    “你们都来了,看看吧,这是王卿从关中派人送来的奏折。”

    杨复恭显然是知道奏折的内容,没有去拿,所以第一个拿的自然就是田令孜。田令孜拿起奏折看了之后,有些惊讶,不过李晔却是从其眼神中发现了一丝高兴、幸灾乐祸,这让他对奏折的内容有些好奇。然后裴澈、箫遘几人先后拿起奏折,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同,不过脸色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充满担忧。最后奏折才来到李晔手上。

    其实按地位,应该李晔最先看,不过田令孜却是抢了过去,然后顺手就把奏折给了几个宰相。李晔当然知道田令孜是故意的,不过他也没发作,犯不着因为这小事而当场闹翻。

    “陛下,臣建议立即出兵平叛,不可纵容这等叛乱行为,否则朝廷的威严将会受到很大的打击。”一旁的箫遘最先站出来,一脸正气,大有亲自披挂上阵的意思。

    “陛下,这是老奴以为应该慎重考虑,等查清事情缘由再做决定不迟。”箫遘赞成的,田令孜就反对,谁叫这箫遘老是跟他作对。

    本意王铎走后,自己就少了一个劲敌,谁知这箫遘比王铎还不给自己面子,这让他很不喜,不过暂时没合适的借口收拾对方。

    “晋国公此言差矣。”箫遘针锋相对道,“若是主张此等叛乱之人,朝廷威信何在?郑相乃陛下肱股之臣,于社稷有功,而李昌言不思报国,反而犯上作乱。若是不严惩,其他藩镇将领都照做,怎么平叛?还谈何收复长安?”

    “此时李昌言已经控制凤翔府,此时若率军进攻凤翔,万一黄巢贼军趁机进攻兴平、盩厔,则兴元委矣,到时候三川之地不保。”田令孜冷言相对道。

    听到田令孜这话,李儇有些犹豫,他可是很看重他的命,若是真的因为进攻李昌言而让黄巢军队钻了空子,岂不是更不妙?

    看到一旁眉头紧皱的李晔,他便不禁问道,“寿王,你觉得如何?”

    “皇兄,此等军国大事,臣弟也不敢妄作评论。不过郑相对皇兄的忠心不言而喻,这次虽然丢失凤翔,但主要责任也不在郑相。臣弟只是希望皇兄不要降罪于郑相。”想到郑畋和田令孜兄弟二人的关系可不好,李晔也怕这位大唐的功臣被田氏兄弟二人趁机迫害。

    当然,李晔担心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李昌言的这次叛乱。李昌言这次叛乱可谓开了一个不好的头,他心里肯定赞成严惩李昌言,不然到时候其他军队都这么做,还怎么指挥军队?

    不过田令孜的话也有些道理。朝廷在关中的军队本就薄弱,旁边还有拥兵十余万的黄巢大军,若是此时进攻李昌言,无异于给黄巢机会。所以现在的局势对于朝廷来说,很尴尬,这么做不是,那么做也不是。

    李晔没有给出建议,李儇有些失望,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郑卿乃国之栋梁,朕自然不会怪罪于他。传朕的命令,任命郑卿为太子少傅,让其尽快赶到成都。”

    太子少傅,太子太傅的副职,也就是负责教导太子的人。不过此时李儇没有子嗣,张淑妃虽然已有身孕,但还未临产,是皇子还是皇女也不知道,所以这个太子少傅其实就是个虚职。

    “是,陛下!”一旁的太监刘季述连忙点头,并记下李儇的吩咐。

    刘季述现在并没有名,不过在历史上却是大名鼎鼎,就是他和杨复恭把历史上的唐昭宗捧上位,不过后面又发起宫廷政变,废唐昭宗,立昭宗太子为帝,当然后面失败了。

    当然现在的刘季述只是李儇身边的一个太监,他其实也有背景,当初拥护李儇登基的三个权宦中,就有他的养父刘行深,只不过刘行深没多久就死了。没有了靠山的刘季述自然混的不行,不过现在倒是深得李儇信任,但距离权宦尚远。

    三更,求推荐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