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135章 寿王的婚事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殿下,现在怎么办?没想到陛下主动提这个事,看来陛下也不想殿下在朝中待着了。”在杨奇肱一行人走后,李英旭则是担忧的说道。

    “意料之中,不过看样子皇兄还是念及兄弟之情,并不打算把本王贬到安南等地。既然皇兄要询问本王的意见,那么这个事就还有转机,想办法争取去山南东道或者荆南,那样也正好符合我们商量的结果。”其实在之前李儇提起他的婚事的时候,李晔就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要被外放到地方,当然说的好听点叫外放,说的不好听就叫作流放。

    不过对于外放、流放,李晔并不介意,他需要的是一个可以作为根基发展的地方。

    要不是时间紧迫,岭南、安南等地也可以,毕竟临海,交通便利,也远离中原的动乱。不过这也限制了李晔的进一步发展,所以安南等地对于李晔并不合适,当然现在还没有定下来,还有周转的机会。

    “殿下,虽然是这个道理,不过若是田令孜捣乱,对于殿下来说可不是好消息。”李英旭有些担忧。

    李晔也知道这中间变故太多,不过这个事并不是他能做主的。

    不知道是李儇主动,还是田令孜故意使然,在杨奇肱率领南诏使团一部分人员离去之后没几天,宗正寺少卿李约便在一次例行的朝会上提及了李晔的婚事。虽然没有说李晔去地方镇守一事,但李晔却知道成婚后,就快了。

    一些大臣也发现其中一些奇怪之处,毕竟跟南诏和亲一事还未定下来,陛下为何催促寿王成婚?虽然寿王已经年满16,到了成婚的年龄,但也不用这么着急吧,更让他们奇怪的是,宗正寺少卿李约的建议,陛下居然采纳了,同时还让李约择取黄道吉日,为寿王举行盛大的婚礼。

    虽然李约这个嗣虢王是宗正寺少卿,但其跟陛下的关系并不算密切,只是因为其辈分高,所以让其在上一任宗正寺少卿死于黄巢之乱后,接任宗正寺少卿一职,负责宗正寺日常事务。

    而李约当场就说了三个日子,让李儇选择,最后李儇选择了十月初八,这个临近年底的日子。之所以选择这个日子,是因为其他两个日子太过靠前,李儇不想寿王的婚礼举行的太草率,所以选了个比较靠后的日子。

    看到木已成舟,李晔虽然想提出异议,也不可能改变这个结果,只能默默接受。现在是七月,十月初八距离现在也就隔了一个八月和九月,其实时间也有点紧,不过田令孜认为不宜再延后,所以李儇便答应了。

    “虢王,这次多谢你了,你放心,答应你的东西,晚上就会送到府上。”

    下朝后,田令孜抽空来到李约身边,笑着说道,得意之色溢于言表。李晔的婚事被定在十月,自然不是因为这是个好日子,而是因为田令孜买通了宗正寺少卿李约,代价就是五万贯,这个数字可谓不小。

    当然田令孜会从其他地方把钱找回来,李晔成婚后,肯定会离开成都,到时候李晔手下的茶庄不就是他田令孜的了?虽然不知道那个茶庄有多赚钱,但田令孜却是打听到李晔每年给皇帝的钱都是数十万贯,可想这其中的利润。

    李晔没走,他自然不敢去动,但离开朝廷之后,他自然就不会有顾忌。所以此时送出几万贯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

    “晋国公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有着五十多岁的李约笑着道,显然很满意,内疚什么的,根本没有。

    “虢王晚上有时间没有?咱家在府上备了些许薄酒,特地让府上的舞女编排了一种新的舞蹈,虢王要不要见识一下?”田令孜笑着道。

    “真的?”虢王双眼放光大声道,然后小心地看了看周围,放低声音,“晋国公可不要诓骗本王。”

    “自然不会,咱家怎么可能骗虢王殿下。咱家可就认为虢王殿下答应了,那咱家就在府上,等候虢王殿下的大驾光临。”田令孜笑着道,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

    对于眼前这个虢王,一把年纪了,却贪财好色,所以买通对方并不是什么难事,一手钱,一手女人,还怕收拾不了对方吗?

    两人的谈话虽然避开了下朝的大臣,但很多人还是看见了两人在一起有说有笑,李晔自然也看到了。看到作为大唐皇族的虢王李约居然跟田令孜狼狈为奸,他心里也很生气,难道大唐真的没救了吗?这些皇族中人,难道就看不到目前大唐面临的局势吗?还不思进取?

    “寿王,你自己小心,虢王跟田令孜如此交好,显然其中有阴谋,恐怕会对殿下不利。”李晔要被外放的消息,没几个人知道,开口提醒的郑畋显然不是那少数几人之一,不过皇上的反常之举,也让他有些担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郑相不用太担心,小王会小心应对的,定不会让这种权宦祸乱朝堂。”李晔言辞凿凿地说道。

    看着李晔如此自信,郑畋很想提醒对方田令孜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不过看到吉王迎面走来,而且看其样子应该是找眼前的寿王的,他也不好多说,打了个招呼便离去了。

    “老七。”一脸严肃的吉王隔着老远就喊着李晔,大有一股命令的语气。

    对于这个六皇兄,李晔印象一般,关系也一般,不过毕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起码的尊敬还是得有,连忙拱手行礼,“六皇兄。”

    看着眼前这成长很快的七皇弟,吉王神色有些复杂,不过想到兄弟八人就剩四个,五皇兄当了皇帝,对他也不是很友好,处处防备他。老七李晔,开始的时候跟老五又很密切,而且不务正业,让他也很不满;至于老七,因为体弱多病,加上皇室的亲情本就淡薄,所以关系也不是很密切。

    不过即便这样,他也就剩这三个亲兄弟。现在老七也有可能步入自己的后尘,作为兄长,他有些不忍,或者说看到了机会。

    “老七,你恐怕不知道吧,成婚过后,你就要被流放到偏远之地去。你我毕竟是兄弟,虽然来往比较少,但我也不能看着你被五皇兄给迫害。

    你被流放的这件事就是五皇兄和田令孜那狗贼一起想出来的,没想到五皇兄如此不念兄弟之情,竟然要把你流放到偏远之地去。”吉王有些悲痛地说道。

    “什么?六皇兄这是在哪里打听到的?我怎么不知道?不是就成婚而已吗?”李晔‘惊讶’道。

    虽然眼前这吉王好心来提醒,但李晔总觉得对方有些惺惺作态,要知道对方可不止一次贬低自己,这次怎么会如此好心来提醒自己?而且知道这个事的不多,他也是因为杨复恭的提醒才知道李儇有这个打算,可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田令孜肯定不会告诉对方,难道是杨复恭?可也不对呀,历史上李儇病重,众大臣都推荐吉王担任皇太弟,以防李儇突然病故。是杨复恭力排众议,扶持没有势力的李晔登上了皇帝之位,这意味着杨复恭和吉王的关系不太好才对。

    如果不是田令孜,也不是杨复恭,那又是何人?或者说对方在两人的府上或者李儇的身边安插了人,这才能这么快知道消息。若是后者,他就得怀疑吉王的真实目的了,或者说对方也一直眼馋对方那至高无上的位置。

    这样倒是能说的过去,毕竟谁不眼馋那个位置。要不是太监当不了皇帝,或许这大唐的江山早就换成了太监了。

    “皇兄从哪里知道的,老七你就别管了,不过这事却是真的。阡能叛乱的平定,老七你是首功,可五皇兄却没有奖赏你,反而如此对你,而陈敬瑄只是平定了一个叛乱,就被封为检校司空和梁国公。想到这儿,皇兄就为你感到不值。”吉王有些可惜地说道。

    “六皇兄这话言重了,在五皇兄面前,老七既是弟,又是臣。而且老七已经是亲王,五皇兄也没什么可以赏赐我的,所以对于赏赐,老七倒也不太看重。不过六皇兄的提醒,老七一定记在心里,即便是外放也无所谓,老七一心想着如何能平定这叛乱,正好可以大展拳脚。。。。。”

    看着神情有些激动的李晔,吉王就忍不住打断道,“老七,你先听皇兄说完。”

    “六皇兄请说。”

    吉王看了看周围,然后小心的说道,“老七,五皇兄虽然年长,是我们的皇兄,但现在国不将国,田令孜这些人都是他任命的。若不是田令孜干涉朝政,我大唐江山岂会如此,我等怎么会沦落到西川这一隅之地。

    老七你有军队,皇兄在朝中大臣里也算是有些影响力,到时候我们兄弟二人联手,肯定能再现盛世大唐。”

    “六皇兄你这是?”李晔有些吃惊,吉王连忙捂住了他的嘴说道,“知道就行,皇兄也不逼你,你可以考虑考虑,皇兄肯定不会像五皇兄那样不能容人。”

    说完吉王不管李晔的‘惊讶’,便快速离去,旁人虽然看到两人在聊天,但最多以为是兄弟之间的打招呼,也不会去往其他方面想。

    直到吉王走远,李晔的脸色才恢复平静,看着远去的吉王,再看了看身后的大殿,他不禁感叹道,这皇室的人,果然没几个善茬。

    吉王虽然在朝中素有贤明,但其最大的软肋就是没有军队。此时的禁军掌握在田令孜和杨复恭二人手中,吉王根本插不上手,只有李晔机缘巧合组建了天策军。虽然天策军不如神策军,但也有近万军队,没有军队的吉王自然就来拉拢李晔。虽然李儇对李晔刻意疏远,但并没有削掉李晔的军权,天策军依然在李晔的指挥下。

    至于吉王的保证,李晔嗤之以鼻。哪个皇帝会允许自己的亲兄弟手握重兵的,吉王是说的好听,或者认为他李晔好蒙骗。

    “殿下,我们是回王府,还是去城外的庄园?听说城外庄园的那火药研究有了新的进展。”不知不觉,李晔走到了行宫外,正在等候的张威则是连忙迎了上来。

    “有了新的进展?”李晔有些惊讶,虽然他很想去看,不过想到今天朝会上的事,他便吩咐道,“直接去刘府。”

    抱歉,今天回成都了,然后成都下雪了,冻死我了,特别是手,还好紧赶慢赶码出了三千多字。后面每章争取三千字,我真不习惯每章两千字,我都不好断剧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