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165章 定三州 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肖大人,你刚才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不答应吗?怎么突然变卦?”

    一回到下榻的迎宾馆,杨翰舟便怒不可遏地质问着肖荣。

    “杨大人莫非是误会了?”肖荣并没有生气,反而一脸诧异的看着杨翰舟,“肖某刚才摇头意思是不要反对,难道杨大人理解成不要同意了吗?”

    杨翰舟一时语顿,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他可以肯定,对方肯定是说不同意,然后对方便率先答应了寿王的提议,博得寿王的好感。对于军权一事,肖荣肯定不像自己那么倚重。

    巴州乃下州,军队本就不多,交出去影响也不大,所以自然不怕什么。但肖荣的态度却让他很难办,让他不得不答应寿王的提议。

    “难道我们就这么交出团练使一职?”虽然对肖荣心里有怨气,但杨翰舟也知道此时并不好发作。

    “莫非杨大人还要反对不成?寿王殿下可是派着军队随行,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接受任命吧,要着那点军队干什么?”肖荣淡淡地笑道,一脸无所谓。

    看着对方那欠揍的表情,杨翰舟恨不得揍对方一顿,两人关系算不上多好,但毕竟毗邻为官,也算熟悉。只是没想到之前熟悉的人,今日居然变了一个样,这让他心里一时难以接受。

    “可寿王也太蛮不讲理了,直接夺去我们的军权。”杨翰舟不满道。

    “这只是临时而已,说不定平定了叛乱就还回来了呢?”肖荣笑着道。

    虽然两人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但心里对于寿王能否把军权还给他们还不得而知,或许永远不会还给他们了。

    两人心里的担忧并没有错,剥夺两人的军权只是开始,剩下七州的刺史军权被剥夺也只是时间问题。李晔不会允许手下的刺史掌握军权,那样他这个节度使很有可能就会被架空,到时候出现在之前牛勖的情况,他可就真的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

    “父亲,寿王殿下的使者到了!”

    就在王建操练士卒的时候,一个年轻军官便小跑过来汇报道。

    “是宗佶啊,寿王使者在什么地方?”看到来人,王建笑了笑问道。

    “已经安排在县衙休息。”来人恭敬道。

    “让人好生招待着寿王使者,为父去沐浴一番便去接见使者。对了,去给晋都将和张都将带个信,让他们跟随为父一起去接见寿王使者。”王建吩咐道。

    “是,父亲!”

    这个年轻人叫王宗佶,并不是王建的亲子,而是养子。在唐末五代时期,特别流行收养子,李克用有‘十三太保’,其中十二个都是养子,朱温也有养子。当然要论数量的话,还是比不上王建,据史料记载,王建一生一共收了一百二十个养子,比较有名的有四十二人。

    之所以这个时候流行收养子、认义父什么的很流行,主要还是因为时局混乱,人与人之间很难信任,所以就通过这个加强关系、取得信任。当然父子闹掰的也不是没有,毕竟在这个乱世,为了权力而闹掰,那都是很正常的。

    现在的王建自然没有这么多养子,只有十几个而已,都在他的手下任职,这个王宗佶是养子中最年长的。王建就是靠这些养子来控制军队,不仅是他,其他几个都头也都差不多。

    一个时辰后,南郑县衙。

    “殿下使者到来,王某便去沐浴更衣方感前来见面,还望使者恕罪。”别说,沐浴一番后的王建倒也人模狗样的,只不过身上的那股痞气是怎么沐浴也遮盖不了的。

    “王都将客气了。”

    看着眼前这王建,要不是从李振和韩建口中知道他的一些底细,或许他还不知道这位年轻时是个无奈之徒,以杀牛、偷驴、贩卖私盐为业,更是被人称呼为“贼王八”。不过仔细观察,王建身上额痞气,还是能看出来的,那是一种从小养成的,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消除的。

    “不知道使者怎么称呼?”王建客气道。

    之所以王建这么客气,那也是有原因的。他已经知道韩建和李振的计划失败,而且还从来往商旅的口中得知天策军已经在前往集州的路上。

    “在下姓李,添为寿王府录事参军事。”李英旭淡淡道。

    “原来是李参军!”王建一愣,然后笑着道。

    “又是个李参军。”王建身后传来一阵嘀咕声,只见是从一个皮肤黝黑的将领口中传出。

    “晋都将。”王建低声说道。

    “晋晖都将说的是李振吧?”李英旭瞬间反应过来,“多亏了这位李振先生,不然殿下哪有那么快平定韩建对利州的偷袭。不过他现在并不是参军,而是王府祭酒。”

    听到对方这话中有话,王建心里便确信这位寿王使者并不是易于之辈。

    “不知道李参军来见王某有何事?”王建不动声色道。

    “自然是给三位都将指一条阳关大道。”李英旭笑着道。

    “何为阳关大道?”

    “自然是投靠殿下,为殿下、为朝廷效力,而不是当叛军。”李英旭回答道。

    “我们不是叛军,那只是被迫!”王建右边的一位将领说道,这让王建顿时不满,这话抢的,把他之前的计划一下打乱了。

    “不管是不是被迫,那也是附逆。想当初杨都统指挥天下兵马平定黄巢之乱,忠武军更是平叛大军的主力,与黄巢叛军浴血沙场。

    谁知道杨都统病逝后,忠武军四分五裂,作为杨都统最为信任的忠武八都,更是叛乱,攻打兴元府。要是杨都统泉下有知,是否会安生?也愧对‘忠武’二字!”说着李英旭便盯着眼前这些人,先打掉他们的自信。

    “这。。。。。”

    听到李英旭这话,在场的将领都有些愧疚,大部分人之前都还盯着李英旭,这会儿都避而不见,心虚不已。的确,他们现在做的的确跟杨复光生前的追求和命令南辕北辙。

    “李参军不必这么咄咄逼人吧?鹿晏弘要背叛都统大人,我们根本没法反驳,或许李参军不知道,忠武八都,现在以鹿晏弘为首,我们其余五人虽然占据五都,但兵力加起来还不足鹿晏弘,而且鹿晏弘还有着都统大人的几个义子支持。

    若是王某几人真心谋逆,也不会一直不进攻集州。集州只有一千余兵马,王某几人虽然不济,但五六千人还是有的。

    而且王某几人只想按照都统大人的遗命,前去成都护驾。这一点,王某再给集州王刺史的信中已经说明。”王建没想到李英旭跟李振一样难缠,不过最为在场这些人实际的领袖,他可不能退缩。

    “李某可以认为是几位都将无法拿下易守难攻的米仓道,而且得知了韩建和李振的计划失败后,所以才迟迟未进攻吗?”李英旭笑着看向王建,他自然知道说服了这位,晋晖和张造二人就不在话下。

    “李参军这是来为王某等人指明道路的,还是来问罪的?”王建并没有直接回答李英旭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因为他不好回答那个问题。

    “自然是前来指明道路的!”李英旭不禁高看了一眼这个王建,能作为三都的领袖,还是有点刷子,“不过你们真的要去成都府护驾?你们应该知道杨都统的兄弟杨复恭枢密使已经被贬为飞龙使,去成都府,你们觉得田令孜会怎么对付你们?”

    王建不禁沉默,对于这个问题,他之前也考虑过。他们是杨复光的手下,杨复光的兄弟杨复恭跟田令孜关系很不好,他们去了成都,肯定日子不好过。

    他们三人商量过,但并没有结果,甚至晋晖干脆说留在山南西道算了,到时候一人抢一州,过过瘾也不错。

    “那不知李参军是何意?或者说寿王殿下是什么态度?”王建看着李英旭,想从对方知道其真实来意,

    “很简单,投靠寿王殿下,留在山南西道助殿下平定兴元府叛乱,戴罪立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