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231章 千骑破成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夜晚虽然寒冷,不过却非常适合掩盖踪迹,两千名天策军骑兵正悄无声息地在官道上急速向成都府城方向进军。

    或许是老天相助,今晚并没有乌云,皎洁的明月正好给天策军指路。随着距离成都府越来越近,成都的城墙都能很清晰地看见,稀稀落落的火把尤为醒目,也可以发现城中防守力量的薄弱。

    突然,一名斥候飞奔而到,来到赵雄面前,并未下马,行礼后当即说道,“启禀指挥使,成都府城防守薄弱,北面和西面的兵力较多,南面和东面较少。”

    偌大的成都府,居然只有不到三千士兵和衙役防守,连民夫都没征集,可见陈敬瑄就没想过他们会进攻成都府,这也可见他们的冒险是有成功的可能的。

    “指挥使,我们该怎么打?虽然每个城门防守的人不多,可我们是骑兵,云梯也只有几架而已。”

    这些云梯还是之前在其他县城抢的,由于成都府的城墙较高,他们只能把两架云梯拼凑在一起,这样才能登上成都府的城墙。

    赵雄凝视了远处的城楼片刻,询问着旁边的秦易安,“秦都将,你有何良策?”

    秦易安看了看熟悉的成都城,沉声道,“指挥使,卑职倒是有一计。并没有多少新意,骗开城门即可,我们这段时间作战,缴获了不少西川军的军服,我们可以装作是资州援兵,吸引守军注意力。

    同时为了保险起见,让一部分士兵从距离城门较远的一处距离利用云梯上城。这样只要有一处得手,我们就能攻进成都城。”

    赵雄点了点头,认可了这个办法,便吩咐道,“裴都将,你率领三个营的兄弟下马带着云梯从南边的城墙攻城;秦都将,你是成都府人,口音可以骗过这些守城的西川士兵,负责带两个营去骗开城门。

    我就带着剩下五个营等你们的好消息,一旦你们这里动手,我立即带着五个营支援你们。

    有问题吗?”

    “没问题!”秦易安和旁边裴都将点了点头,沉声道。

    很快,裴都将就带着三个营的骑兵下马后,带着云梯向南边而去,而秦易安则是开始让自己的人换军装。

    天策军的骑兵装备都很好,骑兵都是清一色的山文甲,但西川就不行了。西川虽然富裕,但是陈敬瑄只是对自己的亲信部队好,对于其他部队可不会花重金去打造。

    所以山文甲必须脱掉,否则骗不过守军。

    大约过了一刻钟后,秦易安便带着两个营朝着成都府城而去,其中只有十几人是骑兵,其他的都放弃了战马,就连武器也都只是佩带横刀。

    秦易安一行人的动静惊动了城楼上的守军,守军一下从四面八方涌来,顿时不少火把举起,神色不善地看着城下的部队。

    “来者何人?”

    “快开门,我们是副帅派来的援军先锋,要是让副帅知道了,你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装作西川军官的秦易安脾气暴躁的大吼道。

    副帅就是陈敬珣,也就是陈敬瑄的亲弟,担任着资州刺史,自称副帅,下面的人也都这么叫了。

    当然陈敬瑄并没有说要立陈敬珣为留后什么的,这只是陈敬珣的一厢情愿,不过陈敬瑄也没反对,所以西川军中就这么叫下来了。

    秦易安是成都府人,那一口成都口音,加上那脾气以及陈敬珣的名头,还真的把城楼上的守军唬住了。

    旁边的士兵看西川守军半天没动静,还有些担心,秦易安则是挥了挥手,示意稳住。借着余光,他发现城楼上的守军没有刚才那么戒备森严了,显然相信了他的话,只不过还要出来确认,毕竟这些日子的情况特殊。

    “咔!”

    突然城门打开,吊桥也放了下来,数十名守军从城门涌出,手里都拿着武器戒备着。

    一个身穿盔甲的军官在士兵的拥护下走了出来,秦易安当即跳下马,大步走向前。

    “兄弟真的是副帅的人?”来人神色戒备道。

    “还能是假的不成?你们这是干什么?以前都没这么麻烦,现在怎么进个城门都这么墨迹了?”秦易安身上可没什么信物之类的,于是便先声夺人,掌握主动权再说。

    来人顿时一愣,脸上有些不悦,但还是忍住了,“兄弟勿怪,我这也是职责所在。这段时间天策军的骑兵为祸成都府,这不是怕他们混进成都吗?”

    “混进成都府?你们这些守军是干什么的?难不成有着这么高的城墙,你们都守不住?”秦易安撇撇嘴嘲讽道。

    来人有些尴尬,连忙转移话题,“兄弟,把你们的文书拿出来看一下吧,然后我就可以放你们进去。”

    “没问题。”

    秦易安哪有什么文书,不过还是装作有,摸向腰间,并顺便对身后的手下做了一个准备动手的手势。

    就在这时,守将突然发现了秦易安身上布甲的血迹,连忙喊道,“等等,你这血迹怎么回事?”

    “血迹?”秦易安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上的布甲的确有血迹,心里不禁懊恼,刚才黑黑的,也没注意看,谁想到这血迹这么明显。

    见对方有些怀疑,他连忙解释道,“中途跟。。。”

    “当!当!当!”

    忽然南边的城楼传来急促的钟声,随后便有人大喊大叫,之间城墙附近突然人影攒动。

    “有敌情!”

    不知道是大喊了一句,瞬间把眼前守军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不过城门的守将却是想到眼前的这些人也有些身份可疑,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寒光闪过,然后一个人头就掉在地上滚落了几圈。

    “动手!夺城门!”

    秦易安的动作瞬间吸引了城门守军的注意力,他们一部分朝着秦易安等人杀来,剩下的则是往城门处跑去。

    就在这时,秦易安大吼一声,横刀飞舞,接连砍掉周围几个敌军,便快速的朝着城门处冲去。

    秦易安身后的天策军,也一拥而上,后面直接取下弓弩,对着城楼上的守军射去,掩护秦易安等人的行动。

    秦易安虽然武艺算不上多好,但是气势挺唬人,加上多年的作战,别看其平时文质彬彬的,但在战场上,并不比其他猛将逊色。

    秦易安的身先士卒,鼓舞了周围的天策军士兵,一下就把城门处的守军杀得七零八落。

    城门的守军并不是什么精锐,精锐都去围剿天策军骑兵去了,那里见过这么勇猛的军队。

    看到自己等人校尉和队正相继死在这些人手里,顿时吓得四散逃窜,不知道谁大喊一声,便有一窝蜂的跑了。

    于是秦易安便率领两个营的士兵夺取了城门,并配合裴都将那边占领了附近的城墙。

    随着城门大开,赵雄便率领剩下的骑兵杀了进来,看到这些骑兵,城里的西川守军吓得魂飞魄散,都恨爹妈当初为什么没有给自己多生两条腿。

    在秦易安等人战马到了后,众人也都迅速上马,除了留下两个营防守城门,其他人则是跟着赵雄杀进了成都城。

    ‘哒哒’地马蹄声在成都府的大街上回响,千余名骑兵分裂两边,赵雄则是被众人簇拥着来到中间。

    看到这号称坚固无比的成都城居然被他这么容易地攻进来,他心中顿时豪气万丈。

    “指挥使,现在怎么办?要不要直接杀到陈敬瑄的府邸,活捉这位西川节度使。”裴都将请示道。

    “自然要去,不过我们也要宣示天策军打进了成都府。命令士兵烧掉沿途的坊门,但切记不可进入民宅,不允许劫掠,禁止私自行动。”

    “是!”

    命令下达后,一千余骑兵分头行动,没过多久,成都府到处都燃起火光。只听见大街小巷都传来天策军的马蹄声以及天策军士兵的喊声,于是,天策军杀进成都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成都府,所有人,包括西川官员都惊恐不已,吓得躲在家中,根本不敢出门,连看都不敢去看。

    天策军破城的时候,陈敬瑄正在睡觉,听到来人汇报的时候,当时就不敢相信。

    不过看到火光四起的成都府,陈敬瑄脸色苍白,根本顾不上下令反击什么的,直接带着一众家人在亲兵的掩护下向西城逃去。

    就在陈敬瑄逃走不到一刻钟,赵雄就率领近千名骑兵来到了陈敬瑄的府邸前。周围不断有西川士兵杀来,不过在骑兵的冲锋下,根本不是一合之敌,一时间成都府尸横遍地。

    “启禀指挥使,节度使府空了,陈敬瑄在我们抵达之前就已经跑了。”

    “什么?”赵雄看到这偌大的节度使府,有些悔恨,早知道就早点过来,没想到对方跑的这么快。

    “指挥使,我们该撤了。不然等城外的西川军杀来,我们有可能被包围。”秦易安提醒道。

    骑兵的强大,那是在旷野中,在这种城区街道上,骑兵若是被包围,只有死路一条。

    赵雄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可是看到眼前的节度使府,他有些不甘心,心中一狠,厉声道,“放火,给我烧了这节度使府。”

    “是!”

    在节度使府的大火点燃之后,赵雄便率领麾下骑兵从东门出了成都城。而陈敬瑄带着数千士兵杀回来,看到被烧焦的节度使府,喉咙换来一股热流,随后便大吐了一口鲜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