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268章 初战李存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驾!驾!”

    长安城北方向,阵阵的马蹄声扬起滚滚黄沙,数百名骑兵正用力挥舞着马鞭让座下的战马跑的更快。

    在他们身后,则是有着两千余名骑兵正在追来。

    看到越来越近的追兵,杨复恭也有些着急。

    昨天晚上的计划失败后,他就在义子杨守立的掩护下,带着千余名亲信骑着战马向北逃去。

    他们逃跑的方向是邠宁,其目的不言而喻,是去投奔邠宁节度使杨守亮。

    虽然城内的计划失败,但杨复恭还留有后招,那就是杨守亮、李克用和王重荣。

    三者军队加起来近十万,以沙陀军的悍勇,未尝不能一战。若是攻入长安,就可以反败为胜,到时候他一定会让寿王、李茂贞和万百川等人死得很难看。

    特别是李茂贞和万百川。

    想到杨守信和杨守贞死得那么不明不白,杨复恭心里就很生气,没想到自己也有一日被雁啄瞎了眼。杨守信虽然不是他的义子,但跟他的义子没什么区别,是除了杨守亮外,他最倚重的人,没想到被人从背后捅死。

    不过这个时候杨复恭想这些没什么用了,若是不能摆脱这支追兵,他们就得交代在这儿。

    “义父,现在怎么办?我们的马没他们的快得快,这样下去迟早要被追上。”马背上的杨守贞回头看到紧追不舍的锦衣卫骑兵,神色充满了担忧。

    杨复恭回头看了一眼,看了看周围的士兵,心一狠,“分出一部分人给咱家拖住追兵。”

    “是。”

    很快在杨守立的命令下,一百多名神策军骑兵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调转方向,看着迎面冲来的锦衣卫骑兵,夹了夹马肚,突然加速。

    他们这些人知道下场如何,不过这就是他们的命。

    看着突然调转方向的骑兵,姜雄知道这是敌人的拖延计策,不过他却没法忽视这些人,因为这一百余名骑兵挡住他的前进道路。

    这不是对方第一次这么做,所以他也有了经验。

    他双腿夹着马肚,把马槊插在马背的武器带里,拿起弓就是一箭。箭如闪电,百步之外,正迎面奔来的骑兵中为首的那人惨叫一声便翻落下马,他再次举起弓箭,对着另外一名骑兵射去。

    旁边的锦衣卫士兵也纷纷放箭,虽然对面的骑兵迎面冲来,但一个呼吸间,锦衣卫士兵还是射出了数百支箭,眨眼功夫,敌军就倒下了数十人。

    但骑兵速度很快,眼看就到碰撞在一起,姜雄放下弓箭,大吼一声,举起马槊,就朝着敌军冲了过去,“速战速决!”

    只剩下几十名骑兵的神策军在接触到锦衣卫骑兵时,犹如撞到一堵厚厚的墙,很快就撞得头破血流。

    姜雄挥舞着马槊,槊出如龙,直接将迎面一名敌军喉咙贯穿。在杀掉这名敌军后,马槊余势不减,直接贯穿了后面一名敌军骑兵。

    拔出马槊,把两人摔在地上,并没有停留,继续向前追去。

    几十名神策军虽然在接触的第一瞬间就被击杀,但也不是没有一点作用。官道虽宽,但无法让百余名骑兵并行通过,所以在击杀掉阻拦的敌军后,逃跑的杨复恭等人有拉开了百余步的距离。

    虽然距离被拉开到两百步的距离,但对于骑兵来说,并不算什么。

    不过每当姜雄等锦衣卫要追上杨复恭一行人的时候,对方就会分出数十人出来阻挡,虽然几次下来,杨复恭身边只剩下百余人,但姜雄硬是没能追上杨复恭。

    不过他也不着急,杨复恭身边没有多少人可以用来阻拦他。

    就当杨复恭这边以为自己在劫难逃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滚滚沙尘,杨复恭一愣,不过在听到那沉闷的号角声后,心里顿时大喜。

    李克用的援军来了!

    不过在看到李克用的援军只有千余人的时候,杨复恭有些失望,但怎么说,他也算是脱离了危险。

    看到对面的骑兵,除了杨复恭一行人外,锦衣卫和沙陀军的将士都纷纷勒住马缰,让战马停了下来,都对眼前突然出现的骑兵保持着警惕。

    杨复恭可没空管两边骑兵的动作,当看到并没有停下的杨复恭一行,沙陀军骑兵就举起手中弓箭。

    “别乱来!这是枢密使!”

    “枢密使?杨复恭?”

    听到眼前这一股狼狈不堪的骑兵居然有杨复恭,李嗣源不禁大为惊讶,询问似的看向一旁的李存孝。

    “等等,让他们过来。”

    有了李存孝的吩咐,沙陀军骑兵这才放下手中的弓箭,不过依然保持着戒备,特别是前方那来历不明而且不弱于己方的骑兵。

    “将军,那就是杨枢密使。”

    就在李存孝有些不确定的时候,旁边一个小将则是来到其身边,指着迎面而来的一个头戴黑色进德冠的无须男子,提醒着他。

    当看到手下人所指的杨复恭,李存孝有些惊讶,他倒是没见过对方,但却见过对方长相的图纸。

    只不过眼前这杨复恭未免太狼狈了,不只是他,其身后那些人都一样,一些人身上的盔甲都破了,上面还带着血迹,显然之前发生过激战。

    只不过李存孝也有些疑惑,杨复恭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而且还这么狼狈?

    对于杨复恭和自己义父的谋划,他自然是一清二楚。他义父和王重荣率领的七万大军已经攻克了同州,目前就驻扎在同州,他和李嗣源的任务就是前来打探消息,看长安这边的结果如何。

    本来他以为杨复恭应该得手了才是,不过这么一看,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敢问可是枢密使杨公公?”在杨复恭来到近前,李存孝拱手问道。

    “正是咱家?你是?”杨复恭看着眼前这身材魁梧的小将,有些疑惑。

    “下官李存孝见过枢密使。”确认身份后,李存孝连忙行礼,看到对方的狼狈模样,不禁问道,“枢密使这是?”

    杨复恭有些尴尬,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许久才吐出一句话,“总之一言难尽,咱家要亲自见晋王。”

    虽然此时李克用的晋王头衔还没有正式下旨册封,不过并不妨碍杨复恭这么叫,也算是兑现给李克用许下的承诺。

    虽然不知道杨复恭这么着急找自己义父干什么,但李存孝大致也能猜到一些,笑了笑,“枢密使勿急,待存孝灭了眼前这股骑兵再说。”

    杨守立认为李存孝多此一举,“李将军,当务之急是护送我义父去见晋王,而不是与锦衣卫骑兵交战。我们的人数并不占优势,既然锦衣卫骑兵已经放弃追击,何必徒惹麻烦?”

    李存孝大笑道,“区区千余骑兵,就把你们吓得失去了再战的勇气。让我李存孝给你们看看,什么叫沙陀骑兵!”

    说完,李存孝不管杨复恭、杨守立的脸色不悦,率着这一千余骑兵一声咆哮,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向了前方停下的锦衣卫骑兵。

    看到眼前那沙陀骑兵杀来,姜雄也没胆怯,他也想见识见识沙陀骑兵到底水平如何。

    看着身后的骑兵,姜雄大吼道,“锦衣卫,出击!”

    马蹄声阵阵如雷,数千名锦衣卫和沙陀骑兵在这宽阔的野外开始了厮杀。

    姜雄手握马槊冲锋在前,一马当先,一把马槊右砸右刺,马前无一合之敌。周围的沙陀骑兵拿姜雄也没有办法,对方已经带着兵直接冲进了敌群,犹如虎入羊群。

    不过连杀数名沙陀骑兵的姜雄很快就引起了李存孝的注意,看到自己的手下被眼前这人连杀数人,顿时大吼一声,“那贼子,让我李存孝来收拾你!”

    听到来人是李存孝,早就听说过对方威名的姜雄并没有胆怯,心里的战意如熊熊大火燃烧起来,迎着李存孝就冲了过去。

    不过当一交手,姜雄才知道自己轻敌了,而且很严重那种。几个回合下来,姜雄就陷入了不利境地,虎口撕裂,身上也开始挂彩,面对李存孝的进攻,他只能被动防守。

    “将军,我等来助你。”

    就在姜雄以为自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突然从身后杀出数名锦衣卫骑兵,挡住了李存孝的进攻。

    不过‘王不过项,将不过李’的名头不是吹出来的,几名从一旁杀出的锦衣卫骑兵基本都不是李存孝的一合之敌,只有一人坚持了两回合,但在第二回合也被李存孝斩于马下。

    看到自己的手下为了救自己被斩马下,姜雄双眼通红,嘴唇都咬出血来,就待他准备回去再与李存孝大战几回合的时候,旁边的手下拦住了他。

    “将军,快撤吧!我们不是沙陀人的对手!”

    这时,姜雄才发现自己的手下在人数占优的情况下,居然被打的节节败退。除了李存孝外,眼前的沙陀军还有一人,虽然不如李存孝,但在锦衣卫中依然杀了个几进几出。

    “给我让开!”姜雄大吼道,握着马槊的手青筋鼓起,裂开的虎口则是有一丝丝血迹流出,不过他丝毫没有感受到。

    “将军,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必须回去告诉殿下,沙陀军来了!”

    “将军,你快走,我们来挡住沙陀军!”

    犹豫了一会儿的姜雄便策马而去,剩下的锦衣卫士兵一分为二,一部分跟着姜雄撤退,一部分负责留下拖住沙陀军。

    就在姜雄刚撤退没一会儿,后面就传来一声惨叫,“校尉。”

    姜雄一扭头,发现刚才劝说自己撤退的手下被一根马槊刺穿了胸膛,将他挑翻在地,而那马槊的主人就是李存孝。

    在跟李存孝对视了一眼后,姜雄咬牙道,“撤!”

    看到姜雄等人要逃跑,立马有沙陀骑兵前来围堵。不过红眼的姜雄犹如疯子一般,挥舞着马槊将面前挡路的沙陀骑兵杀得血肉横飞,尸横累累。在他带着人才脱离战场的时候,死在他槊下的沙陀骑兵不下二十人。

    虽然他在李存孝面前只能被动防守,但是这些普通的沙陀军也想欺负到他的头上,让他怒不可遏,加上手下的惨死,让他如疯魔一般。

    那边姜雄带着不到六百人狼狈撤走,这边留下拖延的锦衣卫骑兵则是陷入了绝境。

    虽然不敌沙陀军,但是这些锦衣卫骑兵依然抱团反抗,在姜雄撤离之后,也有一部分人趁机杀出一条血路向长安的方向逃去。

    不过逃出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都被留下了。作为此时唐王朝最强大的骑兵,沙陀军的强悍并不是吹出来的。

    李存孝杀死自己面前最后一个锦衣卫骑兵时,他已经浑身是血,而在他附近,堆满了锦衣卫骑兵的尸体,有军官,有普通士兵,足足有三四十人。

    即便是这样,这些锦衣卫也没能杀死李存孝,反而被李存孝杀死,最后,对方也只是受了一些轻伤而已。

    “存孝,你没事吧?”李嗣源来到跟血人没什么区别的李存孝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询问道。

    啐。

    吐了一口血唾沫,李存孝露出牙齿,大笑道,“就凭这些人也想杀我?再回娘胎里练几十年吧!”

    见李存孝没事,李嗣源这才放下心来,“存孝,没能留下全部敌军,有不少人跑了。”

    “跑了就跑了,刚才那人是谁,居然能在我手下坚持那么久,想来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想到姜雄,李存孝很是好奇。要知道从他作为李克用先锋开始,每战必胜,未尝一败,也没有几人能在他手下坚持几回合的人,大多都被他一槊挑于马下。没想到突然有一人在他手下坚持了几十个回合,还逃走了。

    “不知道,只有等后面打听。不过听说这些是寿王身边的锦衣卫,我看也不过如此,两千骑兵还不是我们杀得溃不成军。”李嗣源大笑道。

    不过很快两人就意识到自己可能小瞧了这突然出现的锦衣卫骑兵,因为到最后,没有一名锦衣卫骑兵投降。

    在看到突围无望后,还能动弹的锦衣卫骑兵都选择了自刎。

    一两个自刎或许还没什么,但是几十人同时自刎,让这些见惯了沙场流血的沙陀军也很惊讶。

    这个时候,李存孝才意识到,这锦衣卫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弱。

    抱歉,一周第一天,有点忙。紧赶慢赶码出这四千字大章,本想分成两章,嫌麻烦,直接传了算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