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364章 非常时刻行非常之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张承业既然想敲山震虎,自然不会对于刚才那些人的行动过分限制,不然那些人怎么通风报信。

    一边,张承业派出自己的几个义子和亲信带着懂盐池账务的账房分别前往各个盐场调查账目。就算是这些人把账做的再完美,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下。

    同时,让人监督那些行踪诡异的人,特别是向外传递消息的人,这些人肯定有嫌疑。

    张雄在见了张承业后并没有立即离去,而是留下帮助对方。虽然之前他有过怀疑,但他还是知道这个便宜叔父的性格,既然对方说没做,那就一定没做。

    就在张承业这边双管齐下的时候,李振则是带着锦衣卫和赵雄给的五百骑兵抵达了解县。

    得知张承业已经把河中盐池的主要管事都控制住了,李振有些惊讶,没想到对方速度这么快。

    虽然这打乱了李振的计划,他原本是想悄悄地差,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变化,那么他也应该改变策略。

    “指挥使,这张榷盐使这么做,是不是太着急了。”董浪言语中有些抱怨。

    虽说张承业是陛下的亲信,但他们锦衣卫更是被誉为天子亲军,互不统属,没有谁比谁地位高的意思。

    这个案子本来是他们锦衣卫负责,但现在张承业这么一弄,把他们的计划全部打乱了。

    李振心里苦笑不已,他早就猜到会有现在的局面,从他得到张雄来河中的消息时就猜到。

    摇了摇头,李振说道,“现在不是抱怨这些的时候,既然情况已经发生变化,那么我们就应该采取非常手段。张榷盐使这么一弄,无疑是打草惊蛇,但这也省去了我们不少麻烦,牛鬼蛇神都跳出来,也就不用我们去费劲揪出。”

    “指挥使,那我们现在去哪里?”董浪请示道。

    “直接去榷盐使府,看看张公公查出了什么线索,也免得我们去费工夫找。”

    本来解县城内就因为张承业的大张旗鼓有些气氛不对,解县和安邑两县很多人都跟盐池有关,可以说是这盐池养活了两个县也不为过,仅仅是盐池的工人就有上万,可想而知。

    而这次私盐事件,明显有不少牵扯其中。

    现在锦衣卫的到来,更像是给这干燥柴堆上点了一个火,他们都意识到朝廷可能是要动真的了,不然也不会派锦衣卫前来。

    。。。。。。

    王府,也就是那个有问题的王管事的府邸。

    解县本来只是个小县城,但因为盐池的原因,比一般的县要繁华不少,总共有5000多户,过几年,成为真正的上县是稳妥妥的。

    虽说比其他县要繁华,但人口就那么多,所以县城并不大,但是眼前这王府却是不小,占地起码有上百亩,这可只是一个普通的盐场管事。

    就算是盐池的俸禄比其他的官员高,但也不可能置办出如此规模的宅院。

    “指挥使,这院子可不小,没有几百贯应该是置办不下来。”看着眼前这宅子,董浪有些惊讶。

    在长安,这么大的院子,没有千贯根本置办不下来,若是靠近皇城,价格更贵。

    董浪的官职在地方或许算是高官,但是在长安,像他这样的一抓一大把。

    他在长安的家,也只有五六亩而已,而且位置还是靠近安化门的西南位置,比较偏。

    锦衣卫的办公地点虽然在皇城内,但是皇城周围的房价贼高,把家安在这附近的,非富即贵。目前的董浪对于这个都不沾边,所以只能买便宜点的地方。

    虽说解县没法跟长安城比,但这么大的宅院,那价格也便宜不到哪里去。

    “动手吧!”李振淡淡道。

    从张承业那里得知这个王管事有问题之后,他就直接带着锦衣卫来到这里。

    至于证据?没有!

    要是眼前的王管事是朝廷大臣,他自然得有证据才行,但这个王管事显然不是,虽然有官职,也不过是小官而已。

    再说这位本来就有问题,至于证据,抓到后,他还怕找不到证据?

    。。。。。。

    “你们干什么?”

    看到大量陌生的持刀男子出现在府前,王府的下人大吃一惊,还有些惧怕。虽然他们不认识这是锦衣卫,但那统一的制服和制式武器,显然是官家之人。

    “动手!”

    董浪可没有跟对方磨叽的意思,直接下令让锦衣卫士兵动手,至于赵雄派来的禁军骑兵,却是在一旁看着。

    他们是军队,而且还是禁军,是不会做这样的人,这些是是锦衣卫和衙役们该做的,他们只是负责保护锦衣卫这些人,以免有人狗急跳墙。

    而此时,王府中则是乱作一团,虽然王管事也蓄养了一些护卫,但哪里会是锦衣卫士兵的对手。

    至于那些反抗的护卫,都被锦衣卫的士兵无情的格杀。很快,董浪就带着两百多名锦衣卫控制了王府上下的所有人。

    肥胖的王管事则是被锦衣卫士兵押着,来到前院,看着正在欣赏前院假山的李振,他不禁大喊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这是强闯民宅,我可是节帅的亲戚。”

    看到这个王管事这么不识抬举,旁边的锦衣卫士兵直接用力踢了其腿一脚,王管事直接噗通的跪在地上,痛的直叫唤。

    “忘了介绍了,在下叫李振,添为锦衣卫指挥使。”李振转身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王管事,微笑道。

    听到是锦衣卫,王管事一下就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头上冷汗直冒。

    别人不知道锦衣卫,他可是知道。当初王珂就是通过锦衣卫跟朝廷联系上的,他听王珂说过要小心锦衣卫,因为河中锦衣卫一直处于半公开半隐藏的状态,很是神秘。

    “看来你听说过锦衣卫。”李振淡淡道。

    王管事虽然害怕,但依然嘴硬道,“就算你们是锦衣卫,有什么权力闯在下的家,有什么权力在这里抓人、甚至杀人?”

    就在这个时候,董浪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他身后的锦衣卫士兵则是抬着一个个大木箱过来。

    看到那些木箱,王管事脸色苍白。

    李振没管王管事的表情,走到木箱前,随后打开最近的一个,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也不禁深吸了一口气。

    在他打开的这个木箱里,装的是盔甲,而且还是锁子甲,而且还是军用的。当然不是军器监生产的,因为军器监生产的都有标记,还有用数字编写的序号。

    李振让人打开其他的箱子,当看到里面的东西,在场的锦衣卫士兵也都震惊不已。

    箱子里除了盔甲,还有弩、制式横刀,无一例外都是大唐律法明令禁止平民拥有的违禁品。

    若是只有一两件,倒还能说得过去,但眼前这几十个箱子里显然不止这点。

    最后清点出,一共是102套各式盔甲、35张弩和130把军中制式横刀。

    李振来到已经瘫了的王管事面前,淡淡道,“凭什么抓你?就凭你囤积盔甲、弩这些,本指挥使就有充足的理由抓你。”

    “把他们带走,送到县衙的大牢里关着,必须审问出他们后面的人,然后把这里查封了。”

    李振吩咐完,就径直离去,而王管事则是趴在地上大喊道,“指挥使饶命啊,饶命啊!”

    “想要饶命,那就老老实实的交代,不然就这些东西,足以让你流放岭南、安南。”

    在这个时候,岭南、安南之地,在中原人眼里,那就是充满瘴气之地,流放到那些地方的人,十有八九会死在流放地。

    当王管事一家人被押出去的时候,外面围观的人都震惊不已。

    “这王家听说是节帅的亲戚,没想到都被抓了。”

    “能不被抓吗?没听说这些兵说王府私藏盔甲、弩这些违禁品,想要造反。”

    “造反?没想到这王管事的胆子这么大,不过他们家的女人倒是挺水灵的。”

    “水灵又如何,姓王的私藏军械,视同谋反,他的家人都得被株连,这些女子后面估计就得为奴为娼了!”

    虽然掖庭宫是收容罪犯官僚家属妇女的地方,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掖庭宫。

    王管事这样的人,他的家人十有八九最后会落到青楼这些地方,当然也有可能发配边疆。

    王管事在解县也是名人,加上其又是盐池的重要管事,他的被抓,一下就引起了整个被软禁于解县的那些盐池管事的震惊。

    谁也没想到,王管事会被第一个抓。

    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嘴牢的主,要是挨不住大刑,可能什么都会吐出来。这下那些心里有鬼的人,就开始慌了。

    在之前,这些人还不是很着急,毕竟张承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敢抓人。但他们没想到李振会这么不按套路出牌,而且找的借口居然是谋反,不是盐池的事。

    关键还在王府中售出了违禁品,证据确凿,想狡辩都没用。

    要是姓王的没挺住,把他们吐露出来,到时候他们想跑也跑不掉了。

    就在王管事一家被押到县衙大牢的时候,那些坐不住的人便开始行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