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368章 狗急跳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这么吵?”

    外面的嘈杂声对于正在城中最大酒楼赴宴的杨镇将来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解县因为有着盐池的原因,有着驻军,是一个中镇编制,有350名士兵,镇将姓杨,就是眼前这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

    同样安邑县也有着一个中镇的驻军。

    不过因为这里有盐池,又需要防备河阳,所以在安邑县和解县中间位置,还驻扎着左神策军的一个厢。

    “杨镇将?你听错了吧!”

    王县令自然知道外面在干什么,应该是那些人想出城,跟城门的守军发生了冲突。

    杨镇将可是军人,对于外界十分敏感,这明显是有人闹事。

    “不行,派人去看看!”

    杨镇将对着旁边的手下吩咐道。

    可是他的手下来到门口,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却被王县令的人挡了回来。

    杨镇将脸色不善,冷冷地看着王县令,“王县令,你这是要干什么?”

    王县令对着身边的人示意了一下,然后就有人抬着一个箱子来到包间内,然后起身好言相劝。

    “杨镇将,今晚只需要你在这里坐上一晚上,这五百贯就是你的。杨镇将只是中镇将,一年的俸禄加起来也不到百贯,而今晚杨镇将只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五百贯就是将军你的。”

    “王县令,你这是何意?”

    看到这五百贯,说实话杨镇将也有些动心。

    他虽是正七品上的中镇将,但毕竟是地方将领,俸禄方面要比同级别的禁军将领少至少三成。

    这五百贯,可谓相当他六年的俸禄,说不动心是假的。

    “没什么,只是受人所托,想来杨镇将应该可以行这个方便才是。”

    杨镇将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就这么在那里坐着。

    不过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杨镇将心里也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最后还是派了人去打探情况。不过这次王县令并没有阻拦。

    过了差不多半刻钟,杨镇将的手下回来了,在其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听到手下的汇报,杨镇将脸色大变,死死地盯着王县令。

    “杨镇将这是何意?”被人这么盯着,王县令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姓王的,你要想造反,别拉着我!都跟我走!”

    说着杨镇将就带着自己的人准备离去,王县令的人本想阻拦,可被杨镇将瞪了一眼,吓得后退了一步,让开了道路,然后楼梯上就传来急促的声音。

    “造反?”

    听到杨镇将口中的话,王县令有些发楞,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而就在此时,他的师爷跑了上来,神色惊慌。

    “县令,不好了。我们被骗了,李德春他们根本不是要出城,他们几家人集结所有的护卫和冯副镇将指挥的人马正在攻打县衙、城门和榷盐使府。”

    “什么?”

    这个消息犹如一股惊雷在王县令耳边响起,刚刚站起来的他顿时瘫坐在凳子上,嘴里喃喃道。

    “你们把我害惨了啊!”

    王县令口中的‘你们’正在县衙外的一个街道拐角处,几个穿着华丽衣裳的中年人正冷冷地看着一群乌合之众攻打县衙。

    “李副使,这县衙不好打啊!”

    看到那些锦衣卫固守县衙,根本不出来,旁边一个穿着盔甲的中年男子有些着急。

    此人姓冯,是驻扎在解县城外解州镇的副镇将。

    “冯将军,要是好打的话,也就不需要你了!”李德春淡淡道。

    冯副镇将一时语顿。

    “好了,冯副镇将,想办法拿下县衙。到了这一步了,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要成事,节帅是不会亏待你的。”

    冯副镇将看了看身边这些商人,想到事后的报酬,一咬牙,对着身边的手下吩咐道,“跟我来!”

    很快就看到这些叛军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撞木,撞击着那弱不禁风的县衙大门。

    。。。。。。

    “咚!”

    “咚!”

    沉闷的撞击声让县衙里的锦衣卫有些紧张,他们毕竟不是在战场上厮杀的军队,若不是有着李振充当着主心骨,或许这些锦衣卫已经开始露出怯意了。

    相比于紧张的普通锦衣卫,李振若是坐在县衙的大堂里练着书法,仿佛外面的战斗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指挥使,县衙的大门快撑不住了。”

    一身戎装的董浪快速小跑进来,脸上有些惊慌。

    李振抬头看了看,看了看董浪,摇了摇头,“你还是忘记了本指挥使的交道,遇到什么事都要冷静,外面的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我们的锦衣卫则是训练有素的精锐。”

    “精锐?抓抓犯人还行,打仗的话。。。。。”董浪心里不禁吐槽道。

    或许是为了下面的人提提士气,李振放下毛笔,看了看远处。

    “想来,他们也快到了!”

    。。。。。。

    他们?自然是指的赵雄给李振的那五百骑兵。

    骑兵虽然在解县县城出现过,但并没有驻扎在城里,因为地方没那么大,所以就驻扎在城外。

    县城里的情况,早在第一时间就被告知了这五百骑兵,算算时间也该到了。

    “将军,你快走,卑职掩护你杀出去!”

    一枪刺穿面前一个昔日的同袍,盔甲上沾满了血的孙成军来到情况更为严重的解州镇镇将杨昊身边,警惕地看着周围。

    此时这不大的城门处,人影攒动,热闹是热闹,可就是血腥味很重。

    虽然解州镇有不少人被私盐贩子收买了,但依然有着对朝廷忠心耿耿之人。

    比如眼前这这个只有20岁出头的年轻小将---孙成军,一个在唐朝42级官制中都不存在的下戍副。

    今天刚好他所在的戍守城门,然后就遇到了这件事。本来他所在戍的戍主已经被收买了,但他直接果断地杀了叛变的戍主,接管了整个戍的指挥权,带着二十多名士兵坚守在这城门处,直到镇将杨昊带着过来支援。

    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叛军,身上多处伤口在流血的杨昊不禁摇了摇头,“没用了。可怜我杨昊为大唐效忠了二十年,到头来,却得背上叛贼之名,我不甘啊!”

    今晚一战,众人只会知道解州镇叛变,却不会知道杨昊并不是叛军一员,这意味着就算是杨昊没有造反,也得背上这黑锅。

    “将军,只要放下武器投降,我们可以饶你不死,之前的允诺也一样有效。”

    包围圈外,一个穿着盔甲的男子高声道。

    看到那人,包围圈内的将士一个个怒目而视,恨不得把对方大卸八块。因为对方是他们的同袍,另外一个中戍的戍主,但正是这位昔日同袍,杀他们杀得最狠。

    “啐!”

    “姓赵的,杨某人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向你们投降。”

    “既然你们冥顽不灵,那就别怪赵某不念昔日同袍之情。来人,给我射。。。。。”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大地突然颤抖起来,而传来的方向就是城门外的方向。

    一个士兵连忙跑到城门处,透过缝隙看向城外,瞬间激动地高呼起来。

    “援兵来了!援兵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