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舍身一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是什么拳法?哪怕最擅长心灵攻击的高手也不可能让我产生这种天崩地裂之感!不对,这不止是精神上的幻象攻击,我真切感受到了大地在摇晃,苍穹在崩塌!”王庸哪怕陷入困境之中,仍旧没有放弃对于“神通”的探索。

    朝闻道夕死可矣,哪怕下一刻就要死亡,王庸也要弄明白这个所谓的神通境界到底是什么。

    砰!

    王庸只觉周身同时传来压迫之感,好像郑容的手掌从四面八方同时打来,让王庸无法防御。

    王庸一下子跌飞出去,扑通落地。

    胸前一个手印凹陷下去,肋骨直接被打断数根。

    王庸吐出一大口鲜血,再看向四周,发现天地已经恢复了正常,根本就没有天崩地裂的迹象。

    “想不通是吗?想不通就对了!我说过,我的境界根本不是你能理解的!”郑容声音冷冷传来,如高高在上的神灵正在对一个觊觎仙法的人训话。

    神仙法门岂是凡人可以觊觎的?觊觎者,死!

    郑容本以为这话会对王庸起到震慑之心,顷刻间让王庸心灰意冷,放弃挣扎。

    谁知王庸却忽然露出一抹笑容:“本来我是想不通的,但是谢谢你提醒,我想通了!”

    “什么?”郑容一愣。

    他什么时候提醒王庸了?

    况且神通境根本不是只看一眼就能突破的境界!就连他也修行了几十栽才最终悟通此境界。

    王庸只看一眼就想通了?不可能!

    “胡吹乱嗙!”郑容冷笑一声,道。

    王庸挣扎着站起身,手指朝着郑容脚下站立的位置一指:“如果我没猜错,你站的地方就是此地的风水阵眼。你方才一动,就遮蔽了一切气机,将下山的路都封死。这明显不是正常情况下可以做到的事情,除非这里本身就存在一个风水法阵!

    所谓的神通,仍旧离不开对于自然力量的利用。曾经有个风水师朋友告诉我:风水之术练到高深境界,随便往一个地方一站就可以催动风水地气,这叫做天人合一。

    你方才无论是催动阴龙的手法,还是举手投足就改变周围风水气场的手法,全都是这种风水之术的利用。

    所以,你所谓的神通,不外乎是对于自然之力的驱使!”

    郑容目光一闪,眸底深处有丝丝震惊流露。

    “仅仅一眼就能看到这么多东西,不得不说你实在是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在攻读哲学……”

    郑容说到这里,忽然戛然而止,不再说下去。

    而王庸则眉毛一挑,将郑容无意中流露出来的信息谨记在心。

    这个占据了郑容身体的人在多岁的时候还在上学,而且学习的是哲学!

    虽然符合这种条件的人不计其数,但是总比毫无线索的强。

    “唉,人老了就容易怀旧。一不小心差点将当年那点事给说出来,这可不太好。既然你听到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能够推断出我的真实身份,我也只能杀了你了。”郑容嘴唇嗡动,道。

    王庸只觉一阵音波在自己耳朵边上震动,好像郑容这句话只能自己听见,而其他人根本听不见一样。

    这也是神通技能之一吗?

    刷!

    郑容遥遥朝着王庸一抓,只见空气陡然凝聚成丝,将王庸束缚起来,悬在了空中。

    根根空气绳索像是头发丝一样细,但是却无比坚韧。全都勒进了王庸的肌肤之中,将王庸丝丝固定在空中。

    这种凝气成丝的手法,确实比浮丝捶要高明太多。恐怕一辆汽车在这里,也会被这些气丝勒成铁饼。

    “既然你说用的是风水之道,那我就不动用一丝一毫的外界力量,只用自身力量将你一拳一拳捶死!我这人做事公平的很,就算杀人也会让人死的心服口服。”

    郑容嘴角带着一抹残忍笑意,蓦然朝着王庸轰出一拳。

    “公子小心!”这时候剑奴忽然大叫一声,抢先扑了上来。

    剑奴一身功夫全都在身法上,声音还在空中飘荡,人已经挡在了王庸的身前。

    噗!

    只听一声闷响爆出,剑奴小小身躯就像是被打爆的布袋,一下子瘪了下去,跌倒在地。

    身上骨骼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鲜血染满衣服。

    剑奴眼神逐渐黯淡下去,脸上带着一种灰败神色,目光茫然而又惊惶,好似整个人当场傻掉了一样。

    “剑奴!”王庸惊叫。

    王庸可以察觉到,剑奴身上少了一种气息,活人气息。

    仿佛郑容一拳将剑奴的神魂打爆了,剑奴此刻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活死人。

    “怎么可能?一拳镇魂?”王庸难以置信的道。

    郑容嘴角带着一抹哂笑:“她运气不错,只不过被我一拳打散了神魂而已。换成其他人,早就被我一拳打爆整个魂魄,当场变成白痴了。”

    郑容嘴上说的轻描淡写,王庸心中却有一种翻江倒海的感觉。

    王庸头一次感觉到无力。

    就像是一个小学生面对一个大学生,大学生随口说出的一道微积分题目,就让小学生束手无策,如听天方夜谭。

    “你也要尝试一下吗?”郑容微笑看向香取,问。

    香取看看王庸,再看向郑容,笃定点头:“香取愿以己之命换取王庸様一线生机。”

    “真是幼稚的小姑娘啊!你的命是肯定要留下的,但是他的生机却是从头到尾都不存在的啊!”

    郑容弹弹手指,优哉游哉道。

    王庸目光中闪烁着浓浓疯狂之意,声音无比的森寒冷冽:“香取,退下!照顾好剑奴!”

    “可是,王庸様……”

    “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你不是想拜我为师吗?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学生了!身为学生,第一条规矩就是——尊师命!”王庸厉声说道。

    香取一时间怔在原地,思忖片刻,上前抱起了剑奴。

    而郑容看着这一幕,不住摇头:“没有用的,你们三人一个都跑不掉,无非早死跟晚死的区别而已。既然你这么想保护这两人,那么我就成全你,先送你去地狱好了!”

    说完,郑容蓦然身形一闪,只见空气中荡漾起一条水波。

    波纹的尽头,正是王庸。

    砰!

    一记雷鸣般的炸裂声音响起,王庸被束缚在空中的身体猛然一震。

    然后就听嘎吱嘎吱的声音绵延响起,似乎王庸全身骨骼都被这一击震断了。

    郑容身形缓缓显现在王庸身前,面带微笑:“其实我挺不愿意这样虐杀一个还算不错的武道后辈的。但是没办法,谁让这具身体还有执念呢?只有将他的执念彻底消除,他才肯彻底臣服成为我的玉躯。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话音落下,就见郑容拳头抬起,轰然落下。

    如手持雷神之锤的雷公,带着暴烈的力量尽数贯入王庸体内。

    噗,王庸喷出大口鲜血。

    只是王庸嘴角却有一丝讥讽之色悄然而起:“我等这个机会好久了!”

    下一刻就见王庸浑身毛孔蓦然爆出丝丝血雨,王庸体内一阵又一阵啸音持续传来,如海啸临空。

    王庸全身气血都开始疯狂运转,骨骼、血管、皮肤随着这种超负荷运转出现丝丝龟裂,似乎承受不住如此狂暴的力量。

    咔嚓!

    王庸丹田深处传来一声碎裂之声,却是王庸凝聚成的那颗心丹破碎了。

    王庸连续催动兵王心意把、燃血玫瑰,疯狂的抽取心丹的力量,终于导致心丹炸裂。

    隐隐中,王庸丹田还有丝丝青光如火焰升腾,融入王庸身体。

    却是造化洪炉的拳意也被王庸尽数抽取了出来。

    “舍!身!技!”王庸咬牙切齿,吐出三个字。

    嗡,只听心月狐软剑无风自动,发出一声悲怆的鸣叫。

    剑柄瞬间飞入王庸手心,兵王心意把、燃血玫瑰以及造化洪炉汇聚在一起的力量,像是汹涌海浪一样涌入心月狐软剑之中。

    一只白狐嗖一声从剑柄飞跃而起,带着一道浓重的流光奔向剑尖。

    整个剑刃都剧烈震颤,隐隐剑气在四周溢散,一片落叶不小心碰上溢散的剑气,瞬间碎成齑粉。

    郑容脸上的哂笑瞬间冻结,瞳孔深处传来丝丝惊惧之色。

    “这是什么招式?竟然能对我造成威胁!不可能!”

    随着郑容话语,郑容开始急速倒退。同时他的双手连连在空中挥动,一道又一道拳意重重叠叠挡在他的身前,构筑成一道屏障。

    昂~

    一声凄厉而悲怆的狐鸣声音响起,心月狐软剑骤然激射而出,如划破天空的长尾彗星,携带着千钧剑意刺向郑容。

    咔嚓咔嚓,郑容布下的拳意屏障顷刻瓦解,就像是被利矢射穿的牛皮纸靶。

    心月狐软剑上隐隐有一头白狐引颈高昂,目光凌厉盯住郑容。

    轰隆,白狐一跃而出,撞向郑容后退的身形。

    郑容脸色一狠,蓦然停止倒退,脚尖在地上一点,方圆数米的地面瞬间爆裂。郑容如一枚出膛的炮弹,以自身为武器硬撼向那只剑意白狐。

    嗡,轰!

    空气中先是一圈涟漪般的波纹荡漾开来,随后在中心点爆出大团气浪,如一枚小型核弹被引爆,将周围所有树木山石吹拂的东倒西歪。

    片刻后,气浪散去,只听当啷一声传来,却是心月狐软剑坠落在地,剑身黯淡,似乎沦为了凡铁。

    而余波深处,一个人影缓缓出现。全身上下皮开肉绽,鲜血横流,模样恐怖。

    但是却还有着心跳跟呼吸。

    郑容,竟然硬生生扛住了王庸这舍身一剑!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