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番一32:蒋二发飙,小三爷vs池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恋情、婚约曝光后,网上瞬间冒出了许多的“知情人”,说了许多两人交往的细节,宋风晚那天夜里都吃瓜到深更半夜,更何况其他人。

    不过池苏念回家后还是被“教育”了一通,无非是说她当时真的太冲动。

    你也不确定那个人是否真的有神经病,她措辞激烈,要是真的刺激到了,她忽然做出什么过激行为,到时候怎么办?

    池苏念认真听着,并没反驳。

    不过如果再有第二次,她肯定还是毅然决然冲出去的。

    在曹卫的老婆被抓的第二天,派出所民警还让蒋端砚和池苏念去警局协助调查,后来据说送她去检查了精神问题,脑子可能有些问题,但不至于能让她顺利摆脱惩处。

    那天晚上,曹卫的子女还接受了媒体采访,蒋端砚本以为他们也都成年了,有辨别是非的能力。

    没想到一张口就是:

    “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在遭受蒋端砚的破坏,我们请求得到司法保护。”

    “污蔑我们父亲,现在还让人抓走了我妈,难道现在的社会,还有某些人可以只手遮天?”

    “我们不仅不会沉默,还要起诉,我就不信,市里不受理,省里不管,我们告到京城,都没人管,社会已经如此黑暗了?”

    ……

    扬言要去上访,最骚的是,还弄了个什么募捐,希望大家为他们上京捐点钱。

    甚至晒出自己身体有伤的照片,说是蒋端砚派人上门威胁恐吓。

    简直是在侮辱网友的智商,因为随后就有人扒出小区惊恐,他们当天压根没出门,更没陌生人进出他们居住的单元楼。

    网上不少人都心疼蒋端砚,居然遇到这么一家智障。

    蒋端砚一直忙着自己的事,压根没空搭理这些人,网民和普罗大众也知道这一家都不正常,可是但凡有媒体报道,还是有不少人本着看客心态,将这则消息顶上热搜。

    而这件事早就惹急了蒋二少,原先他一直忍着,没必要和智障计较,就在段林白一双儿女举行满月酒的当天,蒋二被几个记者堵在了酒店外面。

    “二少,关于您表弟表妹所说的事情,您如何回应?”

    “听说他们准备上京上访,说蒋家在新城与黑恶势力有关。”

    “他们说你们一直阻止他们上京?有这回事吗?”

    ……

    蒋二当时手中还提着礼物,乐颠颠来参加满月宴,莫名被人拦住,已然怒火中烧。

    “我正搞不懂你们这些记者,每天没东西报道了嘛,每天那么多民生新闻,你们多去关注一下不好吗?整天特么盯着一群智障有意思?”

    “别怪我说话难听,他们脑子进水了,你们也跟着进水了?”

    “有几条狗整天在我们家门口叫,我能怎么办,我还得跟着他嚎两嗓子?”

    “说我们家是黑恶势力?”蒋二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他们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到处占用公用资源,对于这种人渣,你们就不能不听不理不报道嘛!”

    “他们说的是真是假,你们心底没点数,你们又想让我们做出什么回应?”

    “我们家要是真的和他们说得那么厉害,他们现在还能在网上那么叫嚣?”

    “想来上访是吧,来呀,正好把我们之间的旧账算算,比如这段日子污蔑我们家,对我们家和公司造成的名誉侵权,有种就过来,我就在这里等他!”

    “还特么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他们了,给点阳光就灿烂,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

    蒋二嘴巴突突突的,愣是把他们按在地上摩擦。

    后来听说那几个人还去蒋端砚住的地方闹事了,那边是高档住宅区,除却门牌,从外面看,各家都差不多,他们也是很久没去过蒋家了,居然找错了门。

    把池家的玻璃给砸坏了,池老当时就坐在窗边,陪着池城玩耍,两个人都差点伤了。

    好死不死的,池君则就在这边,他一出门,几个人就跑了,被追着打出了小区,在门口被保安拦住了,后来被警方批捕,据说被关了还大放厥词,这件事还闹腾了很久。

    池老在当地威望极高,砸了他家玻璃,这家人也是被喷死,在当地已经非常恶臭。

    **

    时间一晃很快就到了8月,蒋端砚和池苏念的海岛婚礼也即将举行。

    傅沉等人在婚礼前三天就到了海岛,与其说是来参加婚礼,不如说是来旅游的,只是段林白一家并未过来,托傅沉送了礼金和贺礼,毕竟孩子太小,来这边参加婚礼,来回都得三天。

    反而是京寒川与许鸢飞,以及许舜钦夫妇过来了。

    傅钦原是最高兴的,因为京星遥也跟着一起来了,而他也结交到了池城这个好朋友。

    当时池城正在沙滩上埋火箭,说什么要做个发射塔,把火箭送上天,傅钦原刚过去的时候,他正拿着小铁锨,哼哧哼哧挖沙子。

    “哥哥好!”

    池城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是哪里来的小不点!

    “你好。”

    “我……我……”傅宝宝想说火箭,憋了半天,也没吐出半个字,气得他转身就走,结果海滩沙子松软,还没转身,脚下一个趔趄,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池城快笑疯了,这到底是谁家的熊孩子!

    傅钦原也很憋屈。

    池城拍了拍手上的沙子,走过去,把他一把从地上抱起来,还给他掸了掸衣服,“没摔疼吧。”

    这毕竟是池君则带出来的孩子,他爸年轻时就是十里八街有名的扛把子,性格外放直爽,也讲义气,池城有模有样学着,俨然有种大哥的架势。

    傅钦原摇了摇头。

    “是不是想跟我一起玩?”池城指着地上的火箭。

    “想!”

    “来啊,我带你玩。”

    两人就在海边堆起了沙子。

    “你是不是来参加婚礼的?”池城看着他。

    “我是……婚……”他简单的词汇还说的利索,有些字眼总是吐不清楚。

    “你点个头就行。”池城听他说话都费劲。

    傅钦原点头。

    “你爸妈是谁?”

    池城看了看周围,并没看到什么熟面孔,就想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

    “我爸叫傅沉!”

    傅宝宝这话说得非常流利。

    “哦——”池城眯着眼。

    傅沉?

    谁啊?不认识。

    “妈妈宋风晚。”傅宝宝说得非常自信,甚至还带了点小嘚瑟。

    池城歪着脑袋,这人又是谁?

    不懂!

    傅钦原一看他没反应,还强调了一遍,最后把自己知道的人名全部背了一遍。

    他很郁闷,为什么舅公、舅舅,包括外公的,就连六叔的名字在这里都不好使。

    直至他说到蒋二的时候,池城才有点反应。

    “你是蒋二叔朋友的小孩?”

    傅钦原一个劲儿点头。

    池城低头继续摆弄着他的大火箭,心底想着:

    难怪看起来呆呆傻傻的,走路还能摔倒,是蒋二叔的朋友,那就没错了。

    池城一度以为傅钦原是个傻白甜,毕竟年纪小,长得还特好看,说话不利索,腿脚也笨拙,后来……

    一言难尽。

    傅钦原可不知道他心底是怎么想的,还认真的垂头帮他堆沙子。

    当天晚上,傅钦原是抱着大火箭睡觉的,据说是池城把大火箭送给了他,池苏念直夸他懂事,知道疼弟弟。

    “姑姑,弟弟喜欢,所以我送给他了。”池城笑得人畜无害。

    “你最乖了。”池苏念马上要结婚了,自然心情极好。

    “姑姑,有奖励吗?”

    “奖励?”池苏念一乐,“你想要什么?这里估计没什么卖的,等回去,姑姑送你。”

    “回去告诉你。”

    池苏念是婚礼结束后,是度完蜜月才回到了新城,结果被自己小侄子狠狠敲了一笔,这小子压根不是因为傅钦原喜欢大火箭,才把东西送给他的。

    而是自己也玩腻了,想要更新的玩具,这么做,无非是为了给自己买玩具做个铺垫。

    想让他们这些做家长的没办法拒绝他的要求。

    池君则直接说:“这孩子真的不像我。”

    蒋端砚轻哂:

    若论不要脸,这点是特别像的,只是某人是表现在面子上,他儿子是藏在骨子里。

    ------题外话------

    谁说小三爷是傻白甜的……【捂脸】

    傅宝宝:╭(╯^╰)╮

    **

    新的一天,大家追文别忘了留言投票票呀,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