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九百五十五章 念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而与此同时,对于此时此刻的罗修来说,这种世界大乱的局面,也并不是他想看到的情况,因此,在面对这种情况之下,他也只能选择和玄冥宗共进退,只不过对于罗修来说,事情远远没有到,那种必须要和黑魔教这些人分生死的地步,毕竟自己清楚,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和玄冥帝国一起陪葬的。

    “那我们就放任那些魔崽子继续为祸我玄冥帝国,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暂时让他们停下来,您所说的那件东西,对我们有没有用?如果用处不大的话,我建议老祖您还是把这东西交出去,这样能避免更多的人死亡,虽然这么做有点太过丢份,但是这只是一件残破的秘宝,对于我们的整体修为提升没任何帮助,说句实在话,它在我们这里,也只是一件普通的魔道法器,无论是谁使用,都没什么作用,与其如此,不如索性把东西扔出去,我想无定魔国的那十个家伙,之所以会跟随黑魔教一起行动,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件秘宝,他们也能用的上,不然的话,没利益的事情是没人愿意冒险的!”一直都沉默的天阳子此刻也开口说道。

    此时此刻,天阳子对于罗修手上的东西,也是好奇无比,毕竟能被黑魔教如此重视的宝贝,肯定来历不简单,甚至于毫不夸张的说,都有可能关系到黑魔教的兴衰存亡,别看罗修刚才说的信誓旦旦,他还是不相信的。

    罗修闻言苦笑,有些不屑的撇撇嘴,事情如果真有那么简单倒也罢了,只是他自己很清楚,自己得到的祭坛是关系甚大,几乎决定了整个黑魔教的兴衰存亡,这样的东西,天阳子竟然让他交出去,这不禁让罗修有些警惕起来。

    罗修很清楚,即便是自己得到了好处,他也不可能把这东西交出去,双方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更不用说,如今黑魔教携带灭掉无定魔国的强大气势而来,根本就不是他们现在所能够硬抗的,因此,对于此时此刻众人心中的那些想法,他虽然有些警惕,但是却并没有想象当中的愤怒和怀疑。

    旋即罗修见众人都将目光望向自己,他不由得摆摆手,十分严肃的开口说道:“你们都没脑子吗?动脑子想一想,黑魔教徒如此紧张的东西,肯定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最起码对于黑魔教来说很关键,你想想,如果这东西重新被他们拿回去,以无定魔国和黑魔教两者相加起来庞大的底蕴,你想过没有?面对着强大的两大力量集团,我们玄冥宗该拿什么来抵抗他们,现在就已经极为难搞了,还要不要老夫继续说了,那东西关系到黑魔教的一个巨大秘密,你们也不要想着探知虚实,对你们没好处,而且老夫不怕实话告诉你,这东西,除非老夫死了,不然的话,黑魔教是不要想着老夫主动把东西交出去,你们也一样,给我做好和敌人死磕的准备,至于其他的人,现在都给我乖乖的回去布置,我们要从长计议,黑魔教现在因为这件东西不敢真的对我们出手,投鼠忌器之下,他们很可能会对我们手下的力量进行偷袭,我们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让黑魔教继续壮大下去,对我玄冥宗来说,将是致命的威胁,不然的话,一旦他们彻底整合了无定魔国的力量,我们根本没力量来牵制他们,给我联系大秦帝国,让他们也出把力,对了,我会写封信,你交给大秦帝国睿云那老不死,他看了之后肯定会明白的!”

    罗修的话语响彻众人的脑海中,天阳子等人听了罗修的这番话,也都一个个面色变得郑重起来,他们在仔细思索之后,也发觉自家老祖的担心,绝对不是什么杞人忧天,而是很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毕竟,黑魔教已经把无定魔国给灭了,哪怕无定魔国的国主因为修为强大逃走了,但是想要重新夺回主动权,也依旧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想到之前老祖信誓旦旦的保证,以及此刻老祖那严肃的神情,众人心中不免有些猜测。

    很明显,自己门内的这位老祖,在白虎圣域内算计了黑魔教一把,以至于黑魔教在投鼠忌器之下转移了矛头,将矛头对准了无定魔国,只是就连无定魔国的人也没想到,黑魔教会针对他们,措手不及之下,直接被人灭国,以至于玄冥宗此刻也有些措不及防。

    “老祖,我们和大秦帝国可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您确定,他们会和我们联手共抗黑魔教那些人,您是不是有些太过乐观了!还有,您现在到底有没有恢复,我们需不需要为您准备什么,在这种关键时刻,也顾不上什么妇人之仁了,直接动用我宗门内的储备,您能不能恢复现在的伤势,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天阳子欲言又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并没有把话语说得太过详细,罗修从天华老祖的记忆当中知道了他的话中含义,微微的摆摆手示意不用。

    “都下去吧,天阳子,你留下!我把东西交给你,你亲自去大秦帝国一趟,直接找睿云那老家伙,他会和你解释的,至于其他的,你不用管,现在不是我们双方矛盾激化的时候,以他的清醒状态,是不可能为难你的,更不用说我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五大世家十大宗门的人如今如何了?把他们也都召集起来,共同商量接下来的形势发展,放任黑魔教继续壮大是不可能的,除非我们能够控制住这股力量,但很明显,做不到!以黑魔教那些人的做事风格,一旦大秦帝国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也会跟着有大麻烦的,现在只能和大秦帝国联合在一起,共同应对可能而来的危机,你们先下去布置,我会亲自前往修罗界一趟,把修罗血池拿回来,现在不是大肆出兵的好时机,我一个人去就行了!”罗修的话语不容置疑,在众人的耳边响起,此时此刻的玄冥宗众人,也都知道了罗修的打算,甚至于所有人都清楚,以现在的情况,老祖的这种安排才是最恰当的。

    众人直接腾空而起,向着各自的主事堂口而去,场中只留下一个荒凉的大阵,以及天阳子和罗修两人,此时此刻的天阳子,目光复杂的望着罗修,欲言又止的样子,明摆着告诉罗修,他有话想说,又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罗修见此笑了笑,示意他开口讲话。

    “老祖,您是不是把黑魔教的祭坛给弄过来了…?”剩下的话,天阳子没说,但是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他也知道关于这黑魔教黑魂祭坛的存在,因此有些目光炽热的望着罗修,等待着他的肯定回答。

    而罗修闻言不由得一怔,随即他露出了恍然的神情,有些苦笑的看着天阳子开口说道:“没错,机缘巧合之下,我在白虎圣域内弄到了一座祭坛,你看样子对这东西很熟悉,难不成你知道这东西的具体作用,还有为什么你会知道关于黑魔教的这些事情,老夫可不记得我玄冥宗有关于黑魔教的这番记载!”

    罗修说着说着,面容便严肃了起来,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然后有些认真的打量着天阳子,神魂力量透体而出,直接锁定了天阳子,如果天阳子一个回答不好,罗修便准备直接动手。

    “老祖,您误会了,我之所以会知道黑粉祭坛,也是机缘巧合得到的一些细枝末节,当年曾经有幸收了一个黑魔教坛主的神魂,得到了一部分关于这方面的知识,只是具体的,却有些不甚清楚,只是我知道这祭坛对黑魔教有着至关生死的作用,甚至于黑魔教的一些修炼资源,都是通过这几天弄到的,通过献祭的方式,黑魔教源源不断的批量制造的高手,至于最核心的秘密,就连那位坛主也不清楚!”天阳子苦笑着跟罗修解释,十分诚恳真诚的望着罗修,目光当中也带着一丝丝的期盼,很明显,他是知道这黑魂祭坛的实际用途的,因此,那目光灼灼的眼神让罗修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老祖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注定要失望了,这祭坛只是其中的一个,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你自己感应一下就知道了,以老祖我的修为,如果不是这东西,对黑魔教还有些作用,我是不会把它带在身上的,这东西就是一个指路灯,因为另外的三十五座祭坛都能够和这祭坛产生联系,我的所在并不是什么秘密,黑魔教之所以没有敢大举入侵我玄冥宗,为的就是老夫,他们忌惮老夫,担心老夫把这东西给毁了,不过你看看也无妨,这东西实际就是个鸡肋,最起码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它也只剩下偷取世界本源这一个作用罢了,但是这种祭坛在抽取世界本源的时候,会伴有恐怖的天道反噬,根本就不是你们这些人能承受得了的,尤其是你,千万不要想着投机取巧,得不偿失不说,老夫刚才尝试过一次强大的天道反噬,让我的伤势更重三分,就连灵魂都出现了裂痕。”罗修手上光芒一闪,祭坛便出现在他的手中,然后他直接将祭坛扔给了天阳子,语气严肃的开口告诫道。

    对于他来说,虽然已经弄清楚了这个祭坛的真正作用,但是他现在也只得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没办法,如果真的将之太过放在心上的话,很可能会引起面前这人的过分关注,在没弄清楚天阳子这人到底和黑魔教有什么联系之前,罗修是抱着小心谨慎的态度的,他自信,如果这人敢直接带着祭坛逃走,自己完全可以有把握在瞬间将天阳子制服。

    而让罗修稍微松口气的是天阳子,并没有任何的异常举动,只是有些好奇的把玩着手上的祭坛,又将之重新交给了罗修,罗修见他若有所思,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我看你的样子,难不成你对老夫的这番话有什么见解不成?”

    没办法,只要不是个傻子,就能看得出来,此时此刻的天阳子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比之先前表现的更加明显,而且那目光当中不是贪婪也不是热切,而是一种像是憋着的笑容一样,让罗修很是好奇,他为什么会有这种表情?

    “老祖,您似乎弄错了,这东西具体的作用比您想的还要巨大,至于您所说的这东西,在盗取世界本源的时候会有天道反噬,也是您走入了误区,您是不是一个人做的这件事情,如果人数多的话,天道反噬就没那么严重,而且您之前就曾经做过一些让天道都感觉到无法忍受的事情,所以才会招致强大的天地反噬的,换了是其他人,是不可能有这种情况发生的,而且也因为您现在的修为太强,本身就已经触碰到天地感应,一旦您真的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会更加加剧您和天地之间的那种似连非连的状态,如果不是您直接了断的切断了这种联系,您现在已经在渡神劫了!”天阳子有些无奈,苦笑看着罗修,目光当中带着一丝愕然和费解。

    “听你这语气,难不成这东西还有其他的作用?”罗修看着手上的祭坛露出了古怪的神情,他大概明白天阳子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只不过他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这东西怎么看,怎么感觉天阳子此刻的神情有些异常,因为这祭坛就只是一个盗取世界本源的中转站,完全没有天阳子所说的那般,尤其是此时此刻,罗修在仔细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个极度荒诞的因素被他忽然间记起,这段罗修不禁感觉到事情变得有些棘手,虽然他自问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但是他竟然从天阳子的目光当中,看出了一丝丝的讥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