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偶文学社

第十八章 窘迫之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哈德来从夜来香夜总会的收银台结完帐后,他身上只剩下一百多元钱了,连去汽车租赁公司交汽车出租费的钱都不够。他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居所,连澡也没洗,便上床睡觉了。人躺在床上,脑海里却如沸腾的汤锅,哪里有一点睡意呀!他思考着怎样把租赁的这辆保时捷汽车交出去。否则,延交一天,费用是十分高的。想来想去,忽然便想到了他的老同学,在这座城市开着一家酒店的王林。也只有去找他帮忙,没有别的办法。王林与哈德来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后来读高中时,王林回到了在临海市工作的父亲身边上学,他们分别了,一晃就是许多年。也是有缘分,哈德来到临海市来打拚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多年未见的王林,从那时始,两人便成了要好的朋友。而这个王林,就是我们在前面曾经介绍过的奇香大酒店的老总。哈德来和柳娜曾经在那里吃过一道叫生离死别的名菜肴。哈德来打定主意,决定第二天放下脸面,去向王林借点钱。他便囫囵地睡了个觉,第二天天刚亮,便起床梳洗完毕,做了点早饭匆匆地吃了,估计到了奇香大酒店上班的时间,便开着那辆保时捷汽车出去了。到了小区大门前,正碰上那一胖一瘦的两个保安值班,那俩家伙是熟识了哈德来的了,也知道他上次因没钱交房租,让房东打了110,让警察来处理的事。因此,从心里瞧不起哈德来。见哈德来开着保时捷汽车,正在立岗的胖保安,鼻子哼哼,把脸转向一边,故意不给哈德来抬杆。哈德来只得按喇叭。连按了数声,胖保安才转过身来,仿佛刚发现似的,懒洋洋地把杆子升了上去。哈德来知道人家是没把自已放在眼里,心里虽然恼火,但也没办法:凤凰落在鸡窝里,只得任人家欺负呀!他降了驾驶室玻璃,狠狠地朝那胖保安吐了口唾沫,然后开着车扬长而去,便听到身后传来胖保安和瘦保安哈哈哈的大笑声。哈德来恨恨道:小人!等我有一天发了,我会把你们这俩小子都宰了!

    哈德来开着车往奇香酒店去,他的心情复杂极了,想到王林开着大奔,生意是那样的红火,人活得是那样的潇洒,而自已是如此的落魄,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啊!他暗暗地下着决心:一定要活出个人样出来,像王林那样!他开着车,轻便熟路,很快到了奇香酒店大门前。想起上次与柳娜在这里吃的那道生离死别的名菜,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柳娜清秀的脸庞,那温柔的笑容······他在心里默默地叹道:为什么这女子是如此的打动我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恋爱么?唉,我这可是单相思,人家心里或许一点也没有我哩!他把汽车开到停车线上放好,便打开车门钻出了汽车,有些沉闷地往里走着。高高的台阶,铺着红地毯,他看见酒店养着的那条肥硕的黄狗,正蜷伏在大门的一边,往日,只要哈德来来了,这条黄狗便会从里面窜出来,十分亲热地迎接着他,而今天有些奇怪的是,这黄狗仿佛知道了他的目的,便看透了他的心理,蜷伏在那里,见哈德来走来,只是抬起头看了看,便仍然埋下头,显出十分不高兴的样子。唉,人倒霉,狗都看不上啊!哈德来继续往大厅里走着,两边仍然站着几个花容月貌的女郎,见了哈德来,仍然是笑容可掬地招呼着。哈德来也像往常那样地朝他们点点头,微笑着,仍然显示出一种派头,一种大佬款的派头。不过,只有他心理清楚,他的这种派头是带着几份虚心和免强的。他心里甚至有几份忐忑和慌张,他在路上的时候,就一边开车一边想着,见了王林,怎样开口向他借钱,用怎样的言语,才能把钱借到。可是,可是······他一遍一遍地推翻了自已的那些计划,因此,一直到现在,他的主意都没拿定。快要到王林办公室的时候,一个服务生正拿着一只托盘,从里面出来,见了王林,便用手一拦,说道:“老板正在会客,请稍等!”这服务生可能是新招来的,不认识哈德来,他这种没有礼貌的举动,有些激怒了哈德来,便怀着怒气瞪了瞪服务生,继续往前走着。但猛一想,如果王林正在会客,他这样冒然的撞进去,确实不好,自已也无法开口跟他谈事。只得忍了忍,在办公室前来回走着。那个服务生瞪看了看他,嘴里嘀咕了一句:“傻逼,还跟我凶!”便走了。哈德来虽然听懂了他骂自已的话,但也不好发作。正在这时,那只大黄狗忽然走了进来,见了哈德来却少有的吼了一声。一会儿,办公室的门吱地开了,从里面探出一张年轻女郎的俏脸来,看了看,便喔哟地叫了一声,格格格地笑起来。里面有声音问道:“谁呀?”女郎答道:“哈老板来了。”里面的人便说道:“正好,让他进来吧!”女郎便朝哈德来招了招手,叫他进去。哈德来便大步地走进去。一阵刺鼻而呛人的香烟味,扑面而来,他皱了皱眉头,定睛一看,原来,王林正与几个人在打麻将。看那几个人,都是衣着光鲜,气派十足的样子,看来都是有钱的主儿,他们只是抬起头朝哈德来看了看,没有说话,其中有一个胖子,连头也没抬,只顾整理着面前的麻将。王林笑哈哈地站起身,说道:“老同学,你来了正好,替我摸几把,我要上一下洗手间······”哈德来有些犹豫,王林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说道:“你放心,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一个瘦子笑道:“兄弟,这生意包赚不赔,做梦也想不来哩!”哈德来只得坐到王林的座位上,替他摸牌。第一局很快便结束了,结果是哈德来输了,他身上可是一分钱都没有,窘得满脸通红,那瘦子便提醒道:“你面前的抽屉里可是放着钱哩!”哈德来只得拉开了抽屉,一看,果真里面放着几叠百元大钞,看样子也是有万儿八千的,他便从中抽了一张,给了那个赢钱的人。他实在无心打牌,心里只是沉重得很,想着怎样才能跟王林借到钱。就这样的又玩了一局,结果仍然是他输了,他只得又拉开抽屉,拿了钱给人家。瘦子笑道:“兄弟,打起精神来呀,可别把王老板的钱都输光呀·····”正在这时,王林从洗手间出来,一边走一边笑着问道:“老同学,赢了么?”旁边几个人都笑着,也不回答他。哈德来见王林走来了,如释重负,便站起身,要让他玩。王林则按住他的肩,说:“你来,我当参谋!”那个胖子便叫道:“当参谋可以,但不许说话!”那个负责端茶送水的女郎,,正在一旁玩手机,听了胖子的话,便笑道:“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哩!”说得众人都哈哈地大笑起来。那个瘦子边笑边说道:“玉玲,你就这样跟老板说话么?小心炒了你鱿鱼哩!”玉玲便回道:“炒鱿鱼么?我正想吃鱿鱼哩!”哈德来是无论如何都不想继续玩下去了,站起身,一定要让王林玩。王林看了看他,问:“你找我有事么?”哈德来摇摇头,说:“没事,路过,来看看老同学······”王林见他执意不想玩,只得继续坐下来玩起来,哈德来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难受,他哪有心思看人家打牌呀!可是,可是······王林打完了一局,赢了,他乐得哈哈大笑。哈德来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想:有钱人手气也好!他忍着痛苦,继续装着看王林打牌,等又一局打完了,王林居然又赢了,急得那胖子叫起来:“王老板,你手气真好呀!你同学输了的,你都给赢回来了哩!”王林笑道:“这叫有一还就有一报,运气到了嘛!”便大声叫那个服务员:“玉玲,你把我这老同学带去好好泡点上等的茶招待一下,他可是位文人,对喝茶很有讲究哩!”玉玲答应着,念念不舍地放下正玩着的手机,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朝哈德来笑笑,一摆头,便往外面走。哈德来只得跟着她走了出来。到了外面,他悄悄地问玉玲:“你们老板会玩到多会呢?”玉玲说:“这说不准,有时玩通宵,有时玩整天。反正有钱人就知道玩!”哈德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到了大厅里,那个玉玲从茶叶柜里,拿出一盒上好的大红袍茶叶,又拿了一只亮闪闪的银杯,正准备施展自已的手艺给哈德来泡茶。她特意的取了银杯,这是给尊贵的客人才给的待遇。因为她知道哈德来是老板的同学,是不能怠慢的。但,哈德来哪有心思喝她的大红袍茶啊?他的心思都集中在汽车租凭公司里。只在沙发上坐了坐,沉默了半天,便告辞了。玉玲刚把水烧开,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也楞了半天,心里骂道:傻逼!别人千求万央的要喝我泡的茶,还要看本小姐愿意不愿意,本小姐看你是老板的同学,特意为你泡茶,你却不当一回事!多大的架子啊!她恨恨地把那银杯又放回了柜里,自已重新找了一只精致的瓷杯,泡了大红袍茶,独自享受起来。

    哈德来开着汽车,心情沉重地行驶在大街上,他想把这辆租来的保时捷汽车送到租凭公司去,然后把自已的那辆大众汽车或驾驶证之类的证件抵给人家,再去想办法借钱还出租费。他一边行驶着,一边想着自已这些年的经历,有辉煌,有磨难,又想起在老家的母亲,真想大哭一场啊!他想着叹息着,忽然改变了主意,他不想现在就到出租公司去,他要到一座地方,让自已沉重的心情冷静一下,放松一下。这地方在临海市的东北郊,是一处风景优美的休闲景点,有一大片的树林,竹林,还有很大的一片湖水,他曾经去过那里一次,只是路途太远,后来就没有去过。他今天忽然想到了那里,他要到那里放松一下自已,他太累了,心灵,生理,一切的一切,他都感到累。他开着车,约有半个小时,渐渐的远离了繁忙的车辆和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看到了一片庄稼,也看到了郁郁葱葱的那片树林和竹林。他把车在树林边停下,便走了进去。树林里,鸟语花香,空气新鲜,湖水轻轻地荡漾着,深蓝如茵。几只雪白的水鸟,在湖面上飞翔。哈德来看着这美丽的景色,暂时忘了那烦恼和痛苦。忽然,不知从哪里传来幽幽的哭声。他一惊,以为自已是听歪了耳朵。便侧着头,认真地听着,没错,是有人在哭!他寻着哭声走过去,只见在湖边的一张长条椅上,坐着一名女子,正伏在椅背上抽泣。那女子蓬乱头发,看不清面庞。但哈德来却觉得她的样子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他便轻轻地咳嗽了一下,目的是引起那女子的注意。果然,那女子听到咳嗽声,便抬起了头,哈德来一看,惊叫了起来······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